一覺醒來變旅人|
懂得憤怒的人更勇敢

作者達達
日期03.05.2014

和憤怒有關。旅行到羅馬時,在青年旅館聽到一個故事,讓我疑惑。

D 是個金髮美國大男生,留著一臉棕色的鬍,像長了兩把豬鬃刷子。在他開口前,我正和同一房另外兩個漂亮的加拿大女生吹噓自己是專欄作家,試圖博得一些好感,建立我卑微的自信。他洗完澡裸著上身,加入聊天。當一夥人聊到旅行遇劫的話題時,D 便開始炫耀自己的經驗,搶走我的美女聽眾。他擺出正義之士的樣子,眼睛看妹,鼻孔看我,講起自己在巴黎受騙的事。
D 說幾個星期前他去羅浮宮,那時有個伊斯蘭教裝扮,包著頭巾駝背的女子,在廣場上叫住他。頭巾女手拿一枚金色戒指,問 D 說那是不是他的失物。講到這,D 便秀出自己的手腕,證明自己除了電子錶,沒戴任何首飾。彷彿整個房間還停在案發現場,我和美女房客被 D 當成路人陪審團。D 說,頭巾女自稱是伊斯蘭教徒,教義規定她不得碰觸他人的遺失物,她央著 D 代替她將戒指送去警察局,邊說邊把戒指塞給 D。
出於正義感 D 答應了,收下戒指。頭巾女卻開口向 D 要錢,當作她沒有侵占遺失物的獎賞(或補償)。「當我掏出錢包時,頭巾女的駝背和跛腳瞬間痊癒,一把搶走我手上的包包,逃進人海中。消失了。」原本坐在上鋪的 D,講得激動,碰一聲跳到地上,嚇了兩個女生一跳。
原本 D 想損失不大就算了。沒料到隔天在塞納河畔,他又目睹一樣的裝扮,一樣的手法,拿一樣戒指的駝背女子,正在向某個觀光客搭話。「看到又有人要受騙,我立刻衝到他們中間,搶下戒指,對著她破口大罵『Fuck you and your Fucking fake rings!』然後將假戒指拋向塞納河。」雖然不是同一位搶犯,但 D 斷定那是同夥。D 揮著手對著空氣誇張地罵,像升壇通靈了,我幾乎看見那頭巾女降臨在這房間,接受 D 的審判。
攝於 羅浮宮。
我一面聽,一面想若換作是我,也許無法像 D,快速地將憤怒轉化成如此具體的行動。兩個加拿大女生露出欽佩的眼神。我不知道是我的自尊作祟,還是真有哪裡不對,D 的行動,我無法拍手叫好。
我想起自己也憤怒過。
情緒高漲,整晚心跳非常快,無法入眠。覺得胸腔裡像有兩個小人,把肺片當成冤鼓,左右左右對打咚咚咚咚,想叫誰出來主持公道。我的腦殼裡有電鑽在衝擊著,毫無規律可言的低頻,喀喀喀喀地催到緊繃,簡直要由內而外鑽破頭蓋骨。腦袋脹得發痛,覺得要冒出血,連視線都被脈搏擾亂,眼皮抽動。沒有出口。
有想過要文明點,寫張紙條給那個誰,結果每個字都像戰帖。其實更想乾脆找一顆西瓜,試刀,再去剖開對方那粒西瓜大的腦袋,看看裡頭裝了多少壞籽。但我太孬怕流血,只把自己關在房內。半夜拿棉被把憤怒纏繞起來,窩在裡頭嘶吼。奇異的髒話組合,只有被單聽得清楚,傳到窗台的只剩下啊…咿…嗚…噎…噢…幾個母音。一想到這個憤恨的夜,沒有一句叫喊能穿過紗窗,我頓時感到解離。一部分的靈魂似出竅了,和外頭電線杆一樣,看不懂窗裡的人類,為何躲在被子裡猛搥床鋪。另一部分的自己沒法思考,只感受到恨,恨透了,像浸過墨汁。
憤怒的高潮一退,人就摔破了,成為一灘哀傷。懷疑起自己所在乎的,是不是太多餘,所以才會被傷害和漠視?徹底覺得失落。
感覺像一起長大的布娃娃,被大人趁著大掃除扔掉。曾信任的世界變得不可信,所愛的人原來長著另一張臉。知道自己接著要哭,就把房間燈給關了,拉上窗簾。沒想到真哭了才發現,不能更黑的天花板,又往下暗了三階。傷感擴散開來,吞噬掉最後一點理智,過往所堅持的都遭到否定,即將自棄。
穿過隧道。像好萊塢式的英雄電影,某種源自回憶,或是未竟之夢的慾望,讓身體裡那個傻子甦醒。心跳又幫浦起來,死而復生,讓人渾身是勁,感到自己巨大無比。於是接受了內裡衝動的召喚,想為自己,或者為世界做點什麼,想改變現況,想擊倒,想顛覆某件事。
那時才有力氣再問自己:「我要的是什麼?」
要找回丟掉的,再去追查;要推翻誰,就抓住更穩固支點;要證明自己是對的,就耐著性子活到那天。雖然機率極低,一生中有一兩次,手段和意圖橋接在一起,我搭著憤怒,到了極遠的地方。
和 D 相遇在羅馬的那晚,我只敢聽不敢插嘴。或許是被好萊塢的英雄主義嚇怕了,當憤怒的美國人說完自己的正義故事,我還是一聲不吭。但當我回到台灣,見過、參加過這些抗爭靜坐的社運場子後,才想起這個故事。或許 D 正直善良,但他口中的正義太武斷。對我來說,D 只是剛好逮到機會,進行就地正法的發洩罷了。
然而老實說,我只懂包著棉被大吼。像包尿布一樣,在自己灑得滿地之前,消極地排解怒氣,保持屁屁乾淨。但我知道,那些真正勇敢的人,他們能將憤怒轉化成能量,拿來改變自己和現況。有許多憤怒的朋友,這些日子以來,消化大量資料,提出見解和方法,思路清晰敏捷,尋找各種途徑並付諸實踐。當我還在大吼流淚包尿布時,他們已在構思下一步的策略,站在現場竭力於創作和改變。他們懂憤怒,因此有時會用各種奇特的方式,向身邊的人示範憤怒,偶爾觸怒更多的人。但這是必要的,因為這些刺激會逼著更多人去學習,如何憤怒,以及如何去當一個更勇敢的人。
懂憤怒的朋友,謝謝你們教我。
 

【一覺醒來變旅人】
有時候讀的旅遊資訊太多,但衝動太少;圖文並茂的炫耀太多時,腳印太少。不斷修正、試圖平衡的結果就是,兜圈子。幸好時光還會流動,帶著我們上 浮或下沉。所以旅行就變成螺旋,那個看起來只是繞著圈的傢伙,實際上正在靠近或者遠離我們。因此我要寫,打散景點的輪廓,讓模糊的體會顯現,就算一切看似 毫無用處,我也要盡我所能地寫。

 

達達
本名李勇達,台北出生,住在台北。朋友對我說,「當你很認真的在思考的時候,看起來很笨;但當你看起來甚麼都知道的時候,就是在唬爛。」 自我介紹偏 差實在太大了,我也還沒獲得顯著的頭銜或標籤足以供人想像。暫時只能告訴你,我爬過黑乎乎的火山,也看過亮晶晶的極光,曾在荷蘭搭上輾過臥軌者的慘兮兮列 車,但我已經放棄思考其中的關聯,現在看起來還是很笨。

#旅遊 #達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達達
攝影達達

一覺醒來變旅人|
一跤摔倒在荷蘭

抵達荷蘭,馬斯垂克,第一天在宿舍房間醒來,才知道自己終於離家了。不管去哪裡旅行,兩個月來每天早晨,刷完牙照鏡子,都沒有在自己臉上發現勝利的表情。這樣看來,我好像 ...

09.04.2013

一覺醒來變旅人|
先對自己的日子有感覺

荷蘭的花季已過,剩下來的是金急雨,趕忙為春天收拾殘局。這個月我沒有練習寫字,沒有用功讀書,沒有逼自己旅行。不但感冒了,還胖了,覺得手指關節都卡了肥油,不斷打錯字 ...

25.07.2013

一覺醒來變旅人|
拜訪一座活火山

四輪驅動車在愛特納山區來回穿梭,載上來一批沒見過火山的人,載下一批記憶卡塞滿合照的人。我沒搭車,這十幾公里的火山路我只想自己爬。從海拔 1900 公尺處開始,就 ...

12.08.2013

一覺醒來變旅人|
Seven Sisters 斷崖綿羊日記

在這片柔軟的大草地斷崖上,生活很舒坦。雖被圈養著,但羊群擁有大片的地和吃不完的草,即使有些柵欄擋路,還是能享受綠草、藍天,還有浪花拍打的白色斷崖,風景相當好。若 ...

21.10.2013

一覺醒來變旅人|
如果你回到這座島

To my dear friend:返家一個多月,鞋底已經磨壞的登山鞋被晾在玄關,左腳那隻站著,右腳那隻倒了,看上去疲倦。看完丟鞋抗議的新聞,我好像聽見它們在電 ...

05.11.2013

一覺醒來變旅人|
我們更要堅持自己的愛無法歸類

今年八月我到英國南方的靠海小鎮,布萊頓,探訪在那學插畫的朋友。布萊頓的火車站坐落在城鎮的高處,出站便接著一條以地下道為起點的下坡路。站在隧道口,好像走進一個超大 ...

02.12.2013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