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藝術舀盡生命的巴黎畫派(三):眼光獨到的藝術經紀人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4.06.2016

巴黎畫派的興盛,除了才華洋溢、熱情奔放的藝術家與靈感繆思以外,還有一群很重要的人物共同形塑了蒙帕納斯當年生機蓬勃的藝術氛圍,他們便是為這些專心創作、生活貧困的藝術家提供財務支持,並協助舉辦展覽、介紹給更多收藏家的藝術經紀人。這些藝術經紀人雖然不若檯面上的創作者、模特兒那般引人注目,但是他們當年精準的眼光與對藝術的慷慨精神,無疑是形塑巴黎畫派的重要幕後推手。

Léopold Zborowski 便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位波蘭詩人,莫迪里亞尼最主要的藝術經紀人,也是他生前的好友,為他舉辦展覽,並且在莫迪里亞尼貧困的時候,大方出借他的房子給藝術家作為畫室,更曾經向人稱讚過莫迪里亞尼的創作「比畢卡索的要好一倍」,而莫迪里亞尼也為他畫過幾幅肖像畫。除了擔任莫迪里亞尼的藝術經紀人以外,Zborowski 也為蘇丁、夏卡爾(Marc Chagall)、尤特里羅(Maurice Utrillo)經手畫作,與當時巴黎畫派的藝術家們維持相當友好的關係。

藝術經紀人Léopold Zborowski,莫迪里亞尼繪製的肖像(1918)

這位來自波蘭的詩人,起初在蒙帕納斯經營絕版書籍、繪畫和印刷品的買賣,旋即將事業的重心轉移到油畫。當時,莫迪里亞尼的藝術經紀人是一位名叫 Guillaume Chéron 的紅酒商人,他對藝術一點也不在行,但是卻敏銳地嗅到其中的商機,他清楚做生意必須做好公關的重要性,因此需要不貴的畫作來提昇形象。他付給當時尚未成名的莫迪里亞尼一天十法郎的薪資,並且提供他畫室、顏料、畫布、筆刷、模特兒等所有創作所需的材料,更重要的是,一天一瓶的白蘭地。就這樣,莫迪里亞尼便在一間小小的、只有一扇窗戶的地下室空間,為這位商人作畫。

此後,莫迪里亞尼的作品也先後被其他藝術經紀人經手,但是他們對其作品的熱情與喜愛,與莫迪里亞尼對創作的熱愛並不相稱,於是,藤田嗣治當時的妻子便介紹 Zborowski 給莫迪里亞尼認識,從 1916 年開始,至莫迪里亞尼過世為止,兩人展開了長達數年的合作。Zborowski 另外邀請了他的朋友 Jonas Netter 一起資助莫迪里亞尼,兩人同意一個月提供莫迪里亞尼 600 法郎的薪資(大約是現在的 1000 美金),這在當時來說是相當優渥、慷慨的數字。Zborowski 和 Netter 的資助合作運作得很順利,Netter 是個單純的商人,他對於蒙帕納斯藝術圈的生活不感興趣,他不在乎那些在酒館舉辦的派對、體態姣好的模特兒,他只對藝術家的作品感興趣。

Léopold Zborowski 和藝術家朋友們在圓亭咖啡館(La Rotonde,1923)

而 Paul Guillaume 則是當時另一個重要的藝術經紀人和收藏家,擁有當時相當重要的當代藝術收藏,但他並非來自富有的家庭,也從未受過正式的藝術教育,他出身自法國的小康家庭,在修車廠工作。除了投資藝術家的畫作以外,他也相當支持巴黎藝文圈的文化活動,收藏許多非洲的雕刻,甚至策劃非洲藝術的主題展覽,這在當時是相當難得的創舉。有不少巴黎畫派的藝術家們,正是透過 Guillaume 牽線介紹給美國的大收藏家 Albert Barnes,引介了許多巴黎畫派的作品,Barnes 甚至在 1922 年的巴黎秋季展覽上,一次買下了六十幅蘇丁的畫作。他的大量收藏多留存在私人創設的 Barnes 基金會中;而 Guillaume 的收藏,則在他過世後,由其妻子繼承,爾後有部分捐給了法國的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從現在的角度回過頭想,若當時沒有這些慧眼獨具、慷慨的藝術經紀人,巴黎畫派藝術家們的作品也許會更為零落,創作的過程更為艱辛,但他們與藝術家們之間的關係,又絕非單純的藝術品買賣而已,有許多是知己般相知相惜。這些種種,都是讓二零年代的蒙帕納斯,如此獨一無二的原因。

莫迪里亞尼(右)和藝術經紀人 Paul Guillaume(左)在巴黎橘園美術館

#巴黎 #藝術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謝以萱

以藝術舀盡生命的巴黎畫派(一):群聚塞納河左岸的藝術家

14.06.2016

以藝術舀盡生命的巴黎畫派(二):靈感繆思-「蒙帕納斯女王」琪琪

14.06.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