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選片|《火花》:打槍與吐槽,這才是人生啊

作者BIOS 選片
日期21.03.2018

《火花》改編自日本知名搞笑藝人又吉直樹於 2015 年獲得芥川賞的同名小說,講述一個以投身漫才表演為志業的故事,並側寫了日本搞笑藝能界背後的淚與痛。

漫才(まんざい)是一種喜劇表演形式,發源於關西地區,經由吉本興業(以大阪為根據地的表演娛樂集團)帶到東京,進而推廣成為全國風行的表演活動,是日本搞笑技藝文化的重要代表。漫才表演多由兩人組成,其中一人負責裝傻(ボケ)、拋哏,另一人則擔當吐槽(ツッコミ)的角色。在自由發想的腳本主題下,透過言語拋接搭配出其不意的肢體表演與舞台走位,淬煉出以逗笑台下觀眾為己任的技藝精髓。

雖然聚焦於漫才表演,但《火花》更核心的論題圍繞著堅持與失敗的辯證。就像漫才表演的一來一往,「堅持」不斷拋出新的可能,「失敗」則是一次又一次地予以打槍。對於人生的會錯意與荒謬往往只能苦澀自嘲,但也是有著這樣的時刻:回憶起當年不滅的熱情,會讓人痛快落淚吧!

電影裡的兩位主角,前輩神谷出身於宛如搞笑藝人紅海的大阪,他和搭檔大林組成「阿呆陀羅」(あほんだら),堅持自我風格多年發展並不順遂,於是來東京尋求新的機會。後輩德永與搭擋山下組成「火花二人組」(スパークス),隸屬於一個不主推搞笑藝人的小事務所,剛出道一年表演風格與方向不定,曝光機會也稀缺。各自面臨演藝瓶頸的兩組人馬,在熱海的春季花火慶典上偶然相遇。

那是一個近乎魔幻的場景。夜空中焰火綻放,遙遠的光亮映照於舞台上堅持自說自話的神谷臉龐,他眼底站滿無關緊要的觀眾,他似乎更認真面對空氣說話,即使無人搭理也毫無妥協。德永站在舞台遠處,目瞪口呆。那是他從未看過的表演,也難以理解的態度。這場戲精確預告了這對主角為何能一見如故、以深刻情誼與信任維繫了相互扶持的師徒關係超越十年,更開啟電影對於「堅持」意義的辯證。桐谷健太的表現精湛,近年遊走自如於不同角色類型的他,將原著裡不羈於世的神谷詮釋得極為迷人,與「演技變色龍」讚譽的菅田將暉相互輝映,共同撐起了這部電影。

劇情來到中段,當火花二人組掙扎於是否要修正表演內容更迎合電視製作人的口味,德永為自己、也為效法前輩神谷的辯護,正好反映出原作者又吉、甚至可說是所有投身於舞台表演者的心聲:「神谷哥對於自己覺得有趣的事物是絕不妥協的。他不是不在意大眾的想法,他要讓大眾的目光主動轉向他!」堅持會帶來無數痛苦與妥協,但痛苦仍是在提醒堅持和初衷的必要:「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表演出顛覆世間常理的漫才!」

當然,堅持不必然會帶來成功,或者應該說,多數的故事裡,失敗才是最可能的結局。火花二人組成立十年後的聖誕夜,最終仍迎來告別。那場賺人熱淚的告別演出可能是德永生涯最精彩的一次爆發,但掌聲落下之際其實有著更多無法挽回現實失敗的無奈。即使早已看過原著,但菅田將暉在舞台上重現的一切,仍是讓人激動到眼淚止不住啊!

面對失敗,德永的對照組是神谷,意志頑強的他就像搭擋大林所評價:「神谷太過強調(漫才)前輩的威嚴了。」不是那種擺老的姿態,而是用自己的生命堅持著無可拋棄的信念,嘗試更多的方法持續戰鬥下去。他就像自己譬喻裡那位歷練深沈的拳手,也許會有轉身與歇息,但所有的暫停都是為了下回合重返擂台的再一次出擊,或許這樣的人生就沒有失敗可言。

「就算沒有私人的關係,也對在同一時代同一劇場並肩奮戰過的所有藝人感到驕傲。穿著骯髒的帆布鞋走進後台休息室時,有許多穿著同樣寒酸的傢伙。他們在短暫的片刻,讓我忘記自己被世間拋棄,忘記藝人總是被人瞧不起。那或許就像虛幻的海底龍宮。縱使一句話也沒交談過,但如果沒有他們,我恐怕無法持續如此瘋狂的生活長達十年。」

我很喜歡又吉在小說原著裡寫下的這段對於同世代奮鬥者的暖心告白,電影裡菅田將暉的旁白之好,也幾乎重現了又吉原著裡細膩又感傷的文藝氣質。此致所有的夢想失落者:即使無能頂住現實壓力存活下來,哪怕只是唯一一次的出場亮相,你們都是這片璀璨夜空裡、無可取代的明亮焰火。

《火花》(Hibana)

導演:板尾創路
編劇:板尾創路
演員:菅田將暉、桐谷健太、木村文乃
原著:又吉直樹《火花》
上映日期:2018. 03. 09

#電影 #又吉直樹 #菅田將暉 #桐谷健太 #漫才 #芥川賞 #木村文乃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飛鳥初夏
圖片提供安可電影

三月選片|
《今天跳舞不打仗》:三段式悲傷

07.03.2018

三月選片|
以復仇向正義詰問:《烈愛天堂》

14.03.2018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