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倫敦結果就夢到了。
一場演唱會的散場,地鐵站外人來來去去,我認出一位熟人,拉他坐上黑色計程車,前往白天看見的一座教堂,他的頭髮是銀色混紫色,全身黑的打扮,十足的 London boy。
教堂是一塊草皮上立著一座巨大的十字架,連牆都沒有,突然間就白天了,一對瑞士遊客老夫妻在十字架旁晃蕩,我對著 London Boy 說,住這裡這麼久,每天騎腳踏車經過我卻從來沒看過這個教堂,他看起來無聊的要死,瞅著拍照的瑞士人,對我聳了聳肩。
在倫敦時,我沒有麼酷的朋友,也不騎腳踏車,那裡也沒有這麼一個教堂,但我確實看見了這麼一對瑞士老夫妻,在 Piccadilly Circus 以格格不入的閒散步調拍照,本來已經將他們忘記了,但他們以更格格不入的方式跑到我的夢中,好像要提醒我什麼。

 

【倫敦印象徵件】
這次在六月舉辦的徵件活動,是由讀者將自己的倫敦印象投稿到 BIOS 信箱,再由當時正在歐洲出差的 BIOS 攝影編輯潘潘從中挑選出有意思的故事或想像,除了贈送一份精心準備的小禮物,她也在當地拍攝從故事中讀到的倫敦圖像,挑選出來的故事與完成的照片一同刊載於 BIOS「倫敦印象」特輯:

  1. 倫敦印象徵件|前言:來自希臘的贈禮,聖托里尼島的面海書店 Atlantis Books
  2. 倫敦印象徵件|Piccadilly Circus
  3. 倫敦印象徵件|Oxford Circus
  4. 倫敦印象徵件|Paddington
  5. 倫敦印象徵件|Euston Square

撰稿:于念平

攝影:潘怡帆

倫敦 旅遊 旅行 自助旅行 背包客 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