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蕭伯納曾說過:「若想見識人間天堂,請到 Dubrovnik 來。」(If you want to see heaven on earth, come to Dubrovnik.)
地中海之旅最後一站,就是克羅埃西亞鼎鼎大名的世界遺產舊城:Dubrovnik。這一天也是我們與日本友人在威尼斯道別後,再度相見的日子。幾天不見,再次跟旅行夥伴見面的感覺非常奇妙;雖然覺得好久不見了,但很快又能找回熟悉的默契。日本朋友告訴我們,她的相機在羅馬尼亞被偷了......,實在是很諷刺的一件事。因為在歐洲如果走在路上東西被偷,大家常常第一個就懷疑是羅馬尼亞小偷幹的好事,這裡面還有點刻板印象的爭議在;不過在羅馬尼亞被偷的話,應該真的就是羅馬尼亞小偷下手的吧。跟朋友見到面固然開心,但想到之前用她相機拍的照片也沒了,還是跟有點惋惜;帶著複雜的心情,開始了我們在 Dubrovnik 的行程。
Durbrovnik 最出名的應該就是舊城區可愛的橘紅色屋頂,據說宮崎駿筆下魔女琪琪與紅豬飛過的夢幻小城,就是以這裡為藍本。俯看 Dubrovnik 很簡單,只要搭乘觀光纜車上去舊城旁的山坡,就能遠眺舊城區與鄰近的 Lokrum 島。灰白色城牆圈起舊城區裡的紅屋頂房子,與綠樹滿覆的 Lokrum 島相映成趣,墊上地中海的藍色海水,人造建築與自然合而為一,堆疊出蕭伯納所說的人間天堂。夕陽西下,我們回到平地,選了住不起的星級飯店戶外餐廳,為的就是絕佳的景色。眼前的 Lokrum 島近得讓人誤以為伸手就能摸到,另一邊是舊城區的城牆跟點點燈火,配上海浪輕輕拍打岸邊的聲音,對都市人來說真的是過份奢侈的體驗。

第二天我們坐船到無人島 Lokrum 一探究竟,沒想到島上真的頗荒蕪。一開始看到野生孔雀走來走去還滿興奮的,後來繞島一週時,發現島上的「路」幾乎就只是草比較少,石頭比較多的土地而已,一路上高高低低,穿著平底涼鞋也還是跟爬山一樣辛苦。回到港口,只見兩位法國阿媽躺在石頭上一邊曬太陽一邊聊天,遠遠看去就跟石板烤肉沒兩樣。兩位阿媽皮都皺了,大腿還清晰可見一圈深紫色的血管,卻還是穿金戴銀,塗好鮮紅色的指甲油,相約來 Dubrovnik 度假,一起作日光浴。日本朋友若有所思地說:「我無法想像自己到了她們的年紀還可以像她們這樣。」我忍不住想,不知道等我們到了那樣的年紀,是否還能像這次一樣聚在一起度假,是否還有那樣的時間和體力,是否還有那樣的勇氣……。
地中海之旅的最後一晚,我們拖著疲憊的身軀,強打起精神,爬上舊城區陡峭的層層樓梯,在蜿蜒的小路旁,找到神秘的海邊咖啡店入口。這間名為 Café Bar Buza 的店就直接蓋在岩壁上,雖然只提供簡單的冷飲(因為沒辦法放做熱飲的設備),但來到這裡喝什麼已經不是重點,獨一無二的氣氛與景觀才是賣點。

出外旅行的日子,沒有網路,看不到新聞,用不到行事曆,幾乎跟世界脫節;但是相對地也對平常視而不見的一些事物敏銳了起來:回想剛開始旅行時看到的新月,眼前的滿月就代表我們已經整整旅行兩個禮拜了,夢幻般的旅程轉眼間已經來到尾聲。想到我和旅居法國的台灣友人還有日本友人,竟然可以同時抽空在美麗的地中海沿岸度過蜜月般的十四天,除了天時地利人合也想不出別的解釋了。這樣的旅行這輩子大概就這麼一次,我又想起白天看到的法國阿媽。沒人知道等我們變成她們的年紀,這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是否都還健康的活著?不要說這樣長時間的旅行了,就連三個人能不能再這樣聚在一起,都充滿了未知。

一片漆黑之中,銀白色的月光灑在 Lokrum 島上,海面上映出一道微暈的白光。耳邊傳來 80 年代的英文老歌,但我腦中自動播放的是德布西的月光,心裡平靜的不可思議。也許這就是蕭伯納所說的人間天堂吧:夏夜晚風徐徐,溫柔的夜色裡,與三兩好友同桌,一句話也不用說,僅管被靜止的時光包圍。抬頭一看,月亮就像一個斗大、圓滿而明亮的句點,高掛在天空。
再見,Dubrovnik。再見,地中海。
再見了,我們一起度過的美好夏日。

撰稿:Gladys

旅遊 旅行 Gladys 專欄 蕭伯納 Dubrovn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