豎立在風雨中舉著地產廣告的畸零人,穿著一襲鮮黃刺眼的雨衣;靜止的、追打的流浪狗,如黑影穿梭竄行;兩個小孩在靜止的畫面斜上方打鬧,小康倚著整片金黃的沙灘走過。樹影、廢墟、池塘、馬路、破敗的人造樣品屋、小便的雜草叢,《郊遊》集合了所有殘破世界中的美景,真實而不虛偽的美,這是一趟貧窮的旅程。

當小康在風雨中唱著滿江紅,一字一句,畫面不動直至他的眼淚奪眶被風吹散,我們看著這樣一位社會邊緣人的心酸、脆弱、無地容身,也想到這一路上看著蔡明亮獨特寂寞的電影、看著李康生的臉,是如何感動而心疼他們。
女孩在家樂福逗留玩耍,神經質的員工陸弈靜對她關懷照顧有加,陸弈靜亦餵食流浪狗,並遇見廢棄建築中的神祕壁畫。此壁畫為電影中的重要場景,令人長久凝視佇立,是由廢墟壁畫藝術家高俊宏所繪畫。蔡明亮表示初次探看廢墟時看見此壁畫,非常驚豔而將它保留下來,宛如冥冥之中的相遇。高俊宏的壁畫畫的又其實是一張攝影作品,1871 年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所拍的臺灣南部山水風景,簡單而令人震撼。

電影後段父親小康試圖帶著兩個孩子在風雨交加之夜坐船出遊,被陸弈靜阻止;接著畫面一轉,彷彿移入平行時空,陳湘琪與兩個孩子在廢棄之屋為李康生慶生,全黑的場景中,僅蠟燭微光,震撼耽美。一家人在壁癌嚴重彷彿流淚的廢屋中生活,觀眾迷惑有如霧裡看花,又慢慢逐漸接受:原來蔡明亮試圖使開場僅一個梳頭鏡頭的楊貴媚、陸弈靜和陳湘琪飾演同一個女人,再度召全他所愛之人,在同個舞台上共舞召魂。
《郊遊》許多畫面臻美無懈可擊,長鏡頭的使用更從容而無所顧忌。蔡明亮在最後一部劇情長片更加大膽、自由,僅堅持獨特美學,發揮至極致。
靜謐流暢、不留痕跡地吐露悲苦,如流洩的金光。觀看整部電影,一如那安靜佇立凝視壁畫的時光,也如借來的時光,觀看這陌生美麗世界流洩出的狹影,從來沒有人那麼仔細看過。
電影結尾陳湘琪和李康生在壁畫前佇立了十多分鐘,這十多分鐘必讓許多觀眾坐立難安、無奈費解,我亦盯著螢幕神遊許久後,終覺有些頹喪,不知電影下一步將是如何。然而當李康生終於打破僵局,走向前輕輕擁抱流淚的陳湘琪,一切又令人釋懷而心酸,我亦在此時才領悟電影已至尾聲,更感失落憂愁:這就是最後了。陳湘琪最終仍走開了,只剩小康孤獨一人。一個擁抱的距離、所謂電影、影像,「什麼」又是「什麼」呢?
蔡明亮是殘酷而直指生命的,他是一名為美奉獻全部的藝術家。
 

撰稿:林易柔

圖片提供:http://tavis.tw/ezfiles/0/1000/img/26/150623805.jpg

郊遊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