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色情電影」(porn film),每個人或多或少都看過一些,曾經風靡一時的香港三級片、少男心中都藏有一位女神級的日本 AV 女優、英國導演 Michael Winterbottom 的《九歌》,以性愛深刻勾勒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我們或許可以這麼說:A 片是色情電影的一種,可色情電影並非只有你以為的 A 片。然而,多數的人談到色情電影,總會支吾其詞、面紅耳赤,觀看色情電影,似乎成為一種私底下偷偷摸摸進行的私密儀式,必須關起房門、不見天日。然而,在美國和德國柏林,有一群電影工作者與影迷,他們不滿意現在主流社會觀看與討論色情影片的方式,因此創辦了以放映「色情」電影為主的影展,意圖改變人們如何看待色情,將大眾的觀影經驗,帶向另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The HUMP! Film Festival,自 2005 年至今,成立已經十年。一開始其實是一次實驗性的嘗試,策展人 Dan Savage 突發奇想地向西雅圖與波特蘭兩地的市民們發出徵件訊息,希望徵求自製的色情影片,想不到卻獲得了熱烈迴響,收到許多令人驚喜的作品。因此 The HUMP! 就這麼誕生。起初,這影展像是個地下社群,由影迷們口耳相傳,慢慢地,一年一年的調整,它以有機的方式長出了自己的樣子。
這十年來,The HUMP! 致力將新型態的色情電影(porn film)介紹給觀眾們,然而特別的是,他們只放映長度短於五分鐘,由業餘演員創作的色情電影,所以當觀眾走進 The HUMP! 的放映會場時,可能會看到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作品,一下字是魯布˙戈德堡的機器(Rube Goldberg machine)引發了一連串的性愛動作;五分鐘之前,可能正在放映一首描繪雙胞胎亂倫性愛的卡通歌曲;五分鐘後,則又換成兩位美麗女人在銀幕上翻雲覆雨。The HUMP! 透過這些作品,讓觀眾看到那些電影創作者和演員心目中的色情世界——什麼是火辣、什麼是性感,怎麼樣叫創意與撩人。那些五分鐘不到的短片創意十足、絲毫不設限,各種身體型態、年齡、膚色、性傾向、性別、慾望都匯集在這個小而精緻的影展中,短短數天的放映,就像是個小型的「展露性感」的嘉年華,在這邊不怕看不到讓人驚艷的影片,它們讓人笑也讓人感動,讓人狂歡也讓人嗨,同時也讓人看到色情電影中情感真摯、充滿愛而脆弱的一面,對策展人 Dan Savage 而言,The HUMP!  的任務便是改變美國觀眾對色情電影的想像,並且愉快的彼此共享。
The HUMP! 不像多數影展那樣,每年固定在某個地點、某個時間區段一連放映個幾天,作為一種相對非主流、邊陲的主題性影展,它選擇採取快閃、巡迴式的放映路線,比如這個週末在匹茲堡市放映個兩天,下個週末在奧勒岡的尤金市放映兩天,再下個週末可能又移動到另一個城市。從 2014 年開始 The HUMP! 就這樣一直在不同地點遷徙,哪邊有影迷找他們去放映,他們就會安排時間過去,目的是讓各地都有機會看到這些極具創意、獨立創作精神的影像作品,範圍跑遍全美國,是名副其實的「遊牧」影展。

雖然只有短短的週末,也沒有大預算的製作,但每一個參與的人都是真心投入並享受電影帶來的快樂,不是為了賺入大把鈔票,而是在試圖復興老派的、具有粗糙手工的色情電影。Dan Savage 分享了他印象相當深刻的一部影片,片名叫做《去吧!尿吧!》(Go Ahead and Pee),一開始是一個長相相當普通、穿著緊身褲的女人在彈簧墊上一邊彈跳,一邊叫著「去吧,尿吧!」然後就真的邊跳邊尿了起來,而且身上穿著的緊身褲還隨著尿液滑落而變換顏色。整部影片就是這樣。這就是 Dan Savage 在尋找的電影——夠怪夠無厘頭,對某些人來說也許搞不清楚這影片在做什麼,但對某些人來說,這是他們心目中的色情電影,而這樣的難以定義,正對 The HUMP! 的胃口。
這個特別型態的影展,除了每部影片片長不得超過五分鐘以外,每一部作品都是認同 The HUMP! 理念的色情電影同好者與自己的朋友、性伴侶共同拍攝的,這些創作者並非專業的導演、影星,他們有的就是一份希望電影藝術能夠更加開放包容、色情電影能夠突破刻板印象的熱情;而影展方,也會尊重創作者的隱私,不公開導演與演員的名字,完全採取匿名的方式收件,再經過策展人和另外十二位評審委員共同選片,挑出適合在 The HUMP! 放映的作品。觀眾在入場欣賞影片前,就像是白紙一張,不會事先知道這部影片的劇情梗概,也不會知道這部影片是誰拍的、是誰演的,每看一部都是全新的體驗。這也是 Dan Savage 認為色情片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因為性,是相當好玩且有趣的,在平凡的生活中人們都需要創意的刺激,我們也沒有理由害怕自己的生殖器官、為它感到羞恥。Dan Savage 強調,來參加 The HUMP! 一定要帶朋友一起來,就算是才認識幾個星期的曖昧對象也無所謂。一起看了這些影片後,一定會更加認識彼此,因為觀影的過程中會刺激人們展開非常誠實的討論,交換對影片內容的看法,這對親密關係的建立、人情感共通性的理解相當重要。

影展存在的必要性,不只是引介更多具獨立視野的影像作品給大眾,也不只是為那些獨立創作者創造映演的平台,影展作為一文化事件,甚至是公共事件的發生,它更是創造一個讓大眾與作品得以公開討論、溝通的共時性場域。目前擔任 The HUMP! 媒體公關的 Erin Rackelman 回憶起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放映,便是 2015 年九月在奧斯丁的一場戶外放映,那是 The HUMP! 第一次走出戲院黑盒子,在人來人往的空地上放映影片,日落時分,當天色漸黑,銀幕升起,那些因為裸露,因為某些價值判斷而被視為「不堪入目」的影像,不再是獨自一人在陰暗狹小的空間、偷偷摸摸的觀看,而是得以在開放的場合裡,與上百位觀眾一同觀賞,並且分享彼此的想法與經驗,都市裡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與陌生,因為這樣的場合而變得親密與溫暖。
當然,在 The HUMP! 四處巡迴、放映色情電影的過程中,也會遇到很直接、絲毫不客氣的批評與反對,像是第一年在匹茲堡的放映,就曾經被鄰居檢舉,整個活動近乎被迫停辦,但是這消息一出後,支持 The HUMP! 繼續放映的聲援力量來自四面八方,為了讓 The HUMP! 能夠順利放映,一家當地的電影院 Row House Cinema 甚至提早了一個月開幕營運,當時電影院的牆壁油漆還未乾,爆米花機也才緊急安裝完畢,一切都相當倉促。但這來自地方群眾的熱情支持,讓 The HUMP! 更有堅持下去的勇氣。
雖然現階段的 The HUMP! 只在美國境內巡迴映演,但是隨著影迷們的爭相走告,也開始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影迷邀請他們去放映。Erin Rackelman 也期許著未來能有一天,The HUMP! 有足夠的力量走出美國,到倫敦,到柏林,甚至到台灣來巡迴映演。

撰稿:Bricoleur

圖片來源:1

性別 展覽 電影 影展 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