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戲做遊戲,專訪吳美和:我在學,把東西都丟了|2020 台北電影獎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3.07.2020

在上戲之前,她們都說放下是一門基本功,放下劇本、放下自我、放下畫面,蹲踞在角色裡,演員從最謙卑的地方發光。BIOS monthly 訪談 2020 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入圍的四位演員——姚以緹在《江湖無難事》裡一人分飾兩角,吳美和《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一場戲撼動評審,丁寧《殘值》裡鬆弛自我攤出生命,陳淑芳在《親愛的房客》中哭到劇組跟著流淚⋯⋯聚集新生代到演了一輩子戲的演員,她們扛起台灣影劇產業一部份——談演員需要怎樣的意志?讓演員願意敲掉自己的一顆牙。

專訪吳美和,誤打誤撞在老年步入戲壇,生命經歷豐厚的她,心裡有佛,做戲是為了圓滿。

角色找到了我——吳美和

吳美和的銀幕作品不多,畫面很少,寡言如她。她第一個作品就是大銀幕,演張作驥的《暑假作業》。一開始是因為小孩在演戲接觸這行,吳美和試鏡時看到好多老人在爭一個角色、她便想退出了,「我看他們那樣子,很可憐。」吳美和覺得緣起緣滅,不忍眾生相,經紀人說導演喜歡妳也是緣、她便演了。她陸續演幾個公益作品,七十有餘,演戲做遊戲。

因《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入圍台北電影節,吳美和第一次接受這麼長的訪問,自己在家逐好了稿。她性情羞怯,客客氣氣地,一開始回答得小心,說開了,不是表演,而是她幼時看的一場電影。

「我喜歡李麗華的《櫻都艷跡》,演徐志摩、類似《東京之戀》,也看過《老人與海》《梁山伯與祝英台》,梁祝跟媽媽看了三四場,我媽媽喜歡看,我也看到哭了。」她習佛,母親教養她「認人比認錢重要」,看梁山伯也能有所悟:「要釋出善意勇於溝通。」吳美和談自己童年愛生氣,一次捉迷藏躲起來:「年輕時很嬌,躲到自己感覺不對啊、被大家找不到,我趕快出來給大家看一看。我自己創造一個息怒王,生氣時就想到要平息。」

吳美和其實是很想被找到的。

IMAGE

演戲讓她被找到了。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裡飾演失智失能的老人,在自己身上塗抹糞便。問她現場有什麼感受?「我這個角色就是瘋了,什麼也沒想。她已經想過頭了,所以無法自抑⋯⋯在靈魂學上講是移花接木,投入,她才能活。」吳美和說,角色身上有一部份的她,卻說不上來是什麼。在角色裡,她找到了自己。

她想起在觀光形象廣告裡踩著縫紉機,也做過廣告裡陳昭榮的母親、三代同堂和樂慶生,或者在小時光泡麵裡跟兒子吃一碗回味的麵⋯⋯,那都是她曾經有過的回憶。過去都是甜美的,也許是吳美和這個年紀的演員特有的悟性,也因她本人只願掛念好的——吳美和說自己性情天真,小時候家庭環境好過:「唸書時我連新台幣都沒看過,都是我家人幫我交學費,有次我跟女同學去長沙街吃冰,她也是千金小姐,吃完要付錢,但我們兩個都沒帶錢,多天真哪。」至今她整個人少了經過紛擾的那種老練,在現場也是未經事故的模樣。

她的天真不僅如此,母親去世時,吳美和選擇拋棄繼承:「我就學著,把東西都丟了。」吳美和究竟想丟掉什麼?看她表演時那種力道是可見意志決絕的。她自我的色彩獨特,放在任何一部戲劇裡,都會讓人想多看兩眼。

她身上繼承的母親教養,也是虔誠姿態。那年從日本渡海回來台灣:「船難,船破個洞,我三歲,船長說快到岸了,三歲以下的要丟到海底,媽媽把我揹起來,我們在甲板上拜媽祖,說保佑我們平安回台灣,我到十六歲都在拜媽祖。」

「我覺得演戲是活化人生,把靈魂放進去,重要的是真誠,讓角色活起來。」

我們終於明白她的眼神裡為何充滿顛簸。「最近我演的電影《蚵豐村》上映了,妳說到角色我就很遺憾,都是老人啦,心裡最想像妳們這樣的時候拍戲。是可惜啊,但是一切都是因緣,年輕搞不好我也演不來。」

IMAGE

Q:妳在接收到劇本時如何選擇劇本?想請妳從張作驥導演的劇本與我們談談。

吳:我是比較重視劇本,請他劇本給我看一下。第一次是演《暑假作業》講小孩子的事,很好玩,電影可以給社會啟示、有教育性這點是很好的,我就是有興趣插一腳。《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看到時太驚訝了⋯⋯很多人想做總統、首領、想當領導者,我本人不想,但演員是要去想如果妳要做領導者,怎麼做出它(角色)的規矩。

Q:妳認為表演最像「癮頭」的部分是什麼? 妳認為真實人生的「戲劇性」是否可以幫助到電影?

吳:每次覺得自己不行,還是努力突破自己,像最近要我唱歌,一直勤練一首閩南語懷舊老歌。

我自己的人生就是一部戲,非常的精彩豐富又曲折離奇、高潮迭起、莫名奇妙⋯⋯我也想著哪一天想要幫自己寫劇本。我女兒說我就是一個天生的藝術家。

 

2020 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入圍

詹宛儒/《女鬼橋》
姚以緹/《江湖無難事》
吳美和/《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丁寧/《殘值》
陳淑芳/《親愛的房客》

專訪全文|姚以緹 ╳ 吳美和 ╳ 陳淑芳 ╳ 丁寧:演員敲掉一顆牙的決心

IMAGE

2020 台北電影獎 
日期|2020.07.11 (Sat.) 19:00 

#演員 #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獎 #女演員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吳美和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溫若涵
協同企劃台北電影節
採訪李姿穎 Abby Lee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攝影助理洪以樺 Chair Hong
彩妝BOBBI BROWN
髮型L'ORÉAL PRO 萊雅沙龍專業
場地協力剝皮寮歷史街區
服裝協力CHARINYEH/葉珈伶服飾
責任編輯溫若涵

死了都要拍——專訪姚以緹:險路比近路好玩|2020 台北電影獎

算一算姚以緹入行也十幾年,從《想飛》《衣櫃裡的貓》《最後的詩句》《引爆點》,一路幾乎演寫實劇的她一腳跳入《江湖無難事》,近年台灣少有這樣的本,B 級片的樂趣。

03.07.2020

我幹嘛要退休?演戲就是我喜歡的事情:專訪陳淑芳,少女到國民阿嬤|2020 台北電影獎

從黑白台語片一路演到台灣新電影,她見證了台灣第一家電視台台視的成立,走過老三台到今天的大愛、三立⋯⋯,專訪陳淑芳,國民媽媽也曾是少女,台灣影視歷史就寫在她的生命 ...

03.07.2020

專訪丁寧:人都有逃避痛苦的機制,但演員不能|2020 台北電影節

從《幸福城市》、《誰是被害者》到這次入圍台北電影獎的《殘值》,丁寧承認自己挑劇本有某種偏好:能不能看見一個角色的陰暗面。「我覺得人的光明面兩句話就能講完,反而是 ...

03.07.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