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謝少年隨筆|錄音那天,小柯說他去操場跑了兩千公尺——《歹勢好勢》合作曲大揭祕

作者拍謝少年
日期09.08.2021

相隔四年,拍謝少年推出全新專輯《歹勢好勢》,再次以台語搖滾精神撞擊每位「粉虱」的聽覺感受,可惜因為疫情關係,原本安排好的演出僅完成一場。雖然無緣與大家相見,仍希望可以跟所有人分享專輯背後的故事。「《歹勢好勢》音樂解密」專欄由三位團員親自執筆,首篇連載談專輯中合作的音樂人:惠婷、真真、三牲獻藝與小柯製作音樂時的笑與思索,酒與祕密。

 

拍謝少年 歹勢好勢 維尼

拍謝少女

自拍謝少年組團以來,雖然不乏與女性創作者、表演者在錄製專輯與現場演出合作的經驗,但我們的詞曲核心,始終來自身為男性的人稱與視角。這也難怪,畢竟拍謝少年是由三位一起演奏時數破千的男生所組成的樂團。寫歌時,我們習慣以自己的生命經驗作為發想,也習慣把眼前所見的風景濃縮入曲。在這樣的背景與思緒下,自《海口味》到《兄弟沒夢不應該》的十七首歌曲裡頭不言自明,寫的都是以男生經驗出發的世界觀。

然而,《兄弟》發行後,我們開始感覺這些歌曲逐漸放送到了我們原先想像不到的版圖。在現場一起搭肩大合唱的朋友們如此形形色色,我們一面被搖滾樂現場凝聚的人生經驗與魔幻時刻撼動,也為四方朋友的共鳴感到驚奇;甚至安溥——這位強悍溫柔的女性歌手——也用她迥異於原版的詮釋方式,演出了〈夢中見〉與〈暗流〉。種種在近年演出中收獲的回饋與經驗,讓作為觀眾的我們,看見了創作上新的可能性。

新專輯《歹勢好勢》寫作之始,甚至專輯名稱還完全沒頭緒時,我們已經確認新專輯將會不同於大長篇、概念式的《兄弟沒夢不應該》;新專輯必須更接近短篇小說集的形式,各首單曲間的故事與情境彼此獨立,因此,歌詞內部必須承載起不同的主角與人生,才能同時呈現專輯的厚度,以及單曲的精準度。

「好!要努力激發出自己柔軟的一面,來寫情歌,也努力做出可以邀請女主唱一起合作的曲子吧!」

當然,對於每次寫歌與表演都忍不住橫衝直撞滿場跳的我們,寫情歌、跟女生合唱完全不是對著喜歡的女生唱《灌籃高手》片尾曲那麼簡單的事情。我們如何與兩位才華滿溢的拍謝少女結緣、合作,請看以下的奮鬥血淚史。

臭直男也可以吹粉紅泡泡

古靈精怪的余佩真,2020 年就以首張專輯《真真》裡的單曲〈昏你〉得到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她獨特迷幻的性格與詮釋音樂的角度,是〈踅夜市〉裡男女對唱的最佳女主角。

在專輯版〈踅夜市〉問世前,2020 年我們曾經以 live session 的方式,公佈了這首歌的三人現場版本。雖說是首適合男女對唱的情歌,但這個三人現場版反倒有著不由分說、「沒時間解釋了趕快跳上摩托車後座吧!」的大哥口吻。詞曲雖已完成,但離我們想像中充滿粉紅色泡泡的專輯正式版,差距真的不小。


當性格完全不同的真真,在錄音室用她的方式唱了〈踅夜市〉之後,神奇地影響了原本男生 vocal 的表現。

這是專輯版男生 vocal 的分軌檔,在錄音師/製作人孟諺的鼓勵,以及真真的示範下,我們竟然唱出了生涯最溫柔的一段,看來,粉紅泡泡的出現,越來越有希望了!


真真唱腔輕柔,氣音表現也非常豐富,她用心地在每一段 vocal 都疊錄了好幾遍,混音時,這些 vocal 分別被放置在左聲道與右聲道,讓聽覺上更為立體、也營造夢幻。

在底下連結,你可以單獨聽到左右聲道的 vocal,以及最後合而為一的過程


情歌對唱的關鍵,除了男生女生負責主、副歌的不同段落之外,編寫和聲也是非常重要的安排。透過和聲,男女生天生的音域差距不再是頻率上的距離,反倒能化作更豐富的層次,讓歌曲出現不同角色的觀點。

底下連結,我們做了特別的處理,讓大家更能聽清楚和聲的層次


粉紅泡泡的最後一塊拼圖,也是 live session 版本與專輯版本最大的差別之一,在於合成器音色的加入。我們需要為真真 vocal 的頻率與音域,量身打造一種有別與我們原本三件式搖滾樂器的音色。

因此,我們花了一些時間,編寫了像是小鹿亂撞,又像少女心聲的琶音樂句,偷偷地調製進歌曲裡頭,搭起與少女對話的橋樑。


儘管過程有時艱辛,對我們三人來說,製作專輯永遠都是無比愉快的歷程。心理上,能藉由創作認識別人也更認識自己;實際上,在製作過程中必須想盡方法也用盡工具,只為了在短短數分鐘之內,用旋律與節奏搭建出想像力無限大的場景。

真真的人格與她的詮釋,協助我們完成了一個粉紅泡泡滿天飛、燈火閃爍爍的霓虹夜晚。誰說臭直男不懂浪漫?我們可能大聲又老派,但鹹酸甜滋味攏共當做是音樂來寫,今暗招你歡歡喜喜來離開。

看著偶像,Be a Rebel

大家最愛的 Tizzy Bac 主唱惠婷 a.k.a. 祖媽是我們三人永遠的偶像,從三件式搖滾現場巨大能量對我們的啟蒙,到台灣獨立搖滾創作者面對生涯與作品的開闊心靈,以及音樂中那精準與奔放的完美平衡,有天能成為惠婷如此成熟的創作者與演出者,是我們至今追求的目標。

〈百百人生〉可說是《歹勢好勢》中遭遇挑戰最嚴格劇烈,過程也最冒險的一首單曲。如何為三件式的搖滾樂團,在琢磨樂器聲響上找到新的可能性,也在編曲上開拓更多的類型,是我們自《兄弟沒夢不應該》發行後便開始的追尋。

寫完〈暗流〉後,當時我們以為,這已經是以我們三人之力所能做出的最複雜編制了。在歌曲演奏過程中,吉他與貝斯必須在彈奏中唱歌/和聲,腳也不休息地切換著音色效果;鼓手除了鼓組外,還必須同時唱歌與唸口白,全身上下的肢體與發聲工具都用盡了,未來若還想進步,該如何是好呢?

當我們 2020 年為了新專輯密集練團寫歌時,英國樂團 New Order 突然發行了五年以來的第一張新單曲〈Be a Rebel〉。這個從後龐客灰燼中浴火重生的重要樂團,從八〇年代一路橫跨到千禧年後,把搖滾與電子樂元素玩得爐火純青。這首新單曲,給了當時正為〈百百人生〉尋找方向的我們非常大的啟發。

不該被過去的自己,或者現在的樣態束縛住,想尋找新的東西,就自由、流暢地往前走吧。

在一番研究後,我們大膽地加入了些電子節拍,為這首歌曲設定基調。請聽前奏重新編排後的多層次解析,你可以聽見 bass line 在前頭領跑、混搭上鼓組與電子節拍,這些,都是拍謝少年之前作品中未曾嘗試的作法。


編曲上找到方向,回到歌詞與 vocal 上,我們希望能邀請到一位性格堅毅的女生 vocal,她必須能詮釋歌詞核心裡的家族牽絆、過往回憶、以及面對現實中時光流逝與社會變遷;她必須堅強又能保持自省。

Tizzy Bac 創作上雖不以台語為主,但 2007 年現場專輯《聊聊吧》裡收錄的〈不如甭熟似(si̍k-sāi)〉一直是我們心目中獨立樂團再詮釋台語流行歌曲的厲害版本,加上惠婷聲音裡那義無反顧的堅毅與真誠,若能找到偶像惠婷合作,這首講述人生百態的歌曲就能被鍍上一層充滿說服力的光澤了。

「這條我處理」被惠婷唱起來怎麼可以這麼帥啦!


錄音當天,即便台語並非惠婷的母語,但語言天份強大的她,在短時間內就找到了她的氣口(khuì-kháu)。小迷弟與偶像一起工作,許多的仰慕之情現場也歹勢說不出口,但看著惠婷戴著耳機,敬業又高效率地一段段完成了錄音,也確切地感受到,「啊,現此時就是創作作品中難得的、閃著金黃光芒的神奇時刻。」能夠與這位影響我們如此深刻的創作者一同工作,是這有時不免茫茫渺渺、搖搖晃晃的玩團生涯中,支持我們繼續往後多走好幾步的重要支持。

惠婷真的好會唱,把樂器音量調小,讓大家聽聽惠婷的聲音表情,以及她靈活地在主旋律與和聲間的切換:


聽著惠婷唱「莫為著生活失去自己」,迷弟的心中暗自解釋成鞋貓夫人說起台語幫我們加油打氣的樣子:


每次專輯製作的錄音期,都是一趟奇幻而無法預料的旅程。即便在錄音開工前,心中對編曲、音色上已有九成把握,實際上,當剛錄製完成的音樂從監聽喇叭傳出,會直接在現場觸發更多的、事前無法預料的想法與想像空間。真真與惠婷的加入,賦予了〈踅夜市〉、〈百百人生〉音樂上的新色彩,豐富了《歹勢好勢》的敘事廣度。

更重要的是,身為創作者的我們這群拍謝少年少女們,在有限的人類生命中相聚一刻,在溫暖安心的錄音室中,為未來開啟了更多的可能性。專輯已經發行,我們認真等待著日後與她們共同登台演出的時刻來臨,一定會再見面的。

 

拍謝少年 歹勢好勢 薑薑

寫一首我們的遶境曲

《出巡》這首歌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就滿有意識地的想要往電氣化的方向來編寫。因為我從小在大甲長大,長年跟著大甲媽祖去走遶境,歷年來陣頭們在路上播放的音樂,大概會有一些共通處,例如重拍的行進感、電子聲響、旋律明確可持續重複播放等等。

再來是因為這首歌未來會作為我們跟藝術家李文政合作《拚場》計劃的主題曲,基於整個創作的方向,音樂會試圖在搖滾樂團的基礎上加入電氣聲響,讓曲式更適合帶出遶境的感覺。從一開始可重複 loop 出現的重拍、中間電氣聲響帶出空靈的氛圍、搭配傳統北管器樂等作法,我們嘗試用樂團的角度,去創作一首我們想像中的遶境歌曲。

為了讓電氣感更強烈,我們想到應該要找三牲獻藝來合作了。2018 年,我們就已經在大溪大禧的活動裡一起聯手演出,緣份早在這首歌之前就種下。三牲的三位仙仔,真的妙手一揮,在不更動曲子架構之下,就把我們的歌曲《出巡》做出很不一樣的感覺。

拍謝少年 歹勢好勢
拍謝少年 歹勢好勢

這個,現場做得來嗎?

大概在曲子完成 80% 左右時,我們就把樂器都對拍分軌錄好,交給三位仙仔處理。在時間充裕的狀況下,編曲整個被調整為更貼近電氣感的表現,來回討論出最後的版本。

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大概是當我們把這些樂器都錄完、混音的時候,因為拍謝三人與混音師吳孟諺都是搖滾咖,大概都會用樂手的角度去思考很現場的事情:演出時做不做得到、這一段跟下一段的音量、樂器音色、要怎麼銜接、維持等等,這種很原始身體感的事情。

但三牲仙仔們的思考方式是完全不一樣的邏輯。因為透過軟體處理,很多需要複雜動作才能做出的音色節拍等等,都可以在一瞬間達成,更上一層思考的是對旋律拍子的段落想法。這一點在這次的合作裡面給我們很多啟發與靈感,也促成了可以說是這張專輯最重磅的歌曲,從編曲、橋段變化的複雜、到聲響的多元呈現、整體都超級大聲的《出巡》,完成時真的有種跨出一大步的感覺。

 

拍謝少年 歹勢好勢 宗翰

初見小柯,像重新遇見搖滾

還記得第一次感受到濁水溪公社演出現場的震撼,是在 2005 年的春天吶喊。那年是我們成團的第二年,陳水扁跟呂秀蓮連任正副總統成功,拍謝少年常被叫做 Sorry Youth,春天吶喊仍在六福山莊舉行。當時的我們剛被捲入搖滾樂的浪潮,仍然處於樂團的草創期,隨時有滿腔的熱血想要討論音樂,看到國內國外的各種音樂訊息,我們三個常常會非常興奮地互相分享。在網路的推波助瀾之下,要獲得全世界的資訊並不困難,我們很快對歐美搖滾樂的輪廓有了大致的理解與想像。於是,一開始我們嘗試 cover 了 Nirvana 的〈Smell Like Teen Spirit〉;當時英美正好興起後龐克的復興,我們也順利 cover 了第一首後龐,就是 Strokes 的〈Last Nite〉。當音符從手中流暢彈出時,我們似乎也離所謂的「搖滾樂團」更進一步。

彼時「獨立音樂」還被稱為「地下音樂」,很多訊息仍是口耳相傳,會主動報導這些資訊的媒體大概只有破報。要能夠聽到樂團的演出,你必須按圖索驥走到地下社會、The Wall 或河岸留言等 live house。當然那也是最有趣的地方,少年時探索那些只聞其名、不聞其聲的樂團,伴隨著地社煙霧瀰漫的迷幻場景、手中拿著玻璃矸仔的啤酒,聽樂手在台上把音箱轉到最大,奮力敲擊著小鼓,演奏出衝擊著心臟的震撼聲音,你會覺得這個世界仍有許多美好可以期待。

直到 2005 年的春吶之前,我們並沒有親眼見證過濁水溪公社的傳奇現場,幸運的是那年我們也獲選在春吶演出。還是學生的我們人窮志不窮,說走就走毫無畏懼,居然就這樣騎摩托車載著樂器,沿著海岸線前往墾丁的六福山莊。現在回想起這種熱血高校的行為還真是不可思議,但能在美麗的墾丁大海旁邊看到生猛又充滿活力的樂團演出,一切又是相當值得;就這樣一直到晚上濁水溪公社登場,台上擺了一個像是稻草人的填充人偶,演到一半小柯把它拿起來又摔又打,最後一把火順勢燒起來,電吉他被猛烈摔得四分五裂,台上其他人也加入混戰。現場像是某種邪教儀式,又像是行動藝術,站在台下的我們就這樣被召喚進入狂暴的慶典,身心靈彷彿受到一股神祕臭臊力量的洗滌。演出結束後我們也筋疲力盡,久久說不出話。那天晚上我們重新認識了台灣的搖滾樂。

拍謝少年 歹勢好勢

2005 年春天吶喊,拍謝少年與好友們。

拍謝少年 歹勢好勢

拍謝少年第一張 DEMO。

杯酒換 feature

濁水溪公社幫我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春吶結束之後,我們回到學生生活,開始認真探索樂團的創作之路,嘗試寫好每一首歌曲,幾年後正式發行第一張專輯 《海口味》。自此之後,我們都成為濁團粉絲後援會的農友,定期追隨濁團的創作與演出,濁團的反叛精神以及對於社會議題的關懷,深刻地影響我們樂團的思考與創作;但人生畢竟不是寓言故事,也不是超級英雄電影,在這個到處都是傷心人的世界,小飛俠雖然努力打敗惡魔黨 ,但成功也不一定會輪到我們身上。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9 年濁水溪公社組團滿 30 週年宣布解散,隔年《裝潢》獲得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獎。

濁團的解散,對搖滾樂迷來說就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雖說如此,我們偶爾仍會瞥見小柯的消息,比方說他幫《同學麥娜絲》做了電影配樂等等,所以在籌備新專輯時,我們就討論找小柯合作歌曲的可能,私心想逼他再出來大鬧一翻。製作好〈時代看顧正義的人〉這首向台灣民主前輩致敬的歌曲 DEMO 之後,我們設下了鴻門宴。

和柯董吃飯那天,我們一路喝酒、烏白講笑詼 tshiò-khue,講到濁團 20 週年「七俠五義之A閤發水陸大法會」演出時,我們站在舞台前方的搖滾區,維尼還被小柯「大啖生雞」後丟下來的雞頭丟到,講到柯董也是哈哈大笑,終於酒過三巡之後,我們順勢提出合唱歌曲的邀請,柯董聽完故事之後就一口答應了。

錄音前,小柯一直擔心這首歌的 key 會過高、他會唱不上去。於是我們安排了一次試錄,確認音域與唱歌段落的分配後也確定了這次的合作。錄音當天早上,小柯不知為何滿臉通紅、全身是汗地走進錄音室,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去附近的國小操場跑了 2000 公尺,原因是他想要事先開嗓,錄音當下他也要求把冷氣全部關掉。錄音成果證明開嗓效果果然非常良好,歌曲順利錄製完成,最終也成為大家聽見的《歹勢好勢》裡的錄音版本。古錐的柯董 vocal 是如此充滿力量,又具備中年阿伯的特有溫柔。

拍謝少年

因為疫情的攪亂,雖然《歹勢好勢》已經正式發行一個多月,但我們仍然沒有機會跟這次合作的音樂人共演,小柯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在這樣無常的時代,要過好日常生活都是一種奢侈。幸好台灣疫情如今已漸露曙光,就讓我們繼續努力,也祈願天公伯的看顧,讓疫情早日停歇,人們回歸正常生活,早日重回演出現場,再現搖滾樂無可取代的現場能量。

 

【拍謝少年】
2005 年春天吶喊後開始寫歌,初期創作以樂器演奏為主,現在心繫台語搖滾,目標寫出阿公阿嫲點頭稱讚的台語金曲,以井上雄彥為精神導師,熱炒攤為後援補給,拎著啤酒樂器穿梭於南北縱貫現場,音樂靈魂來自現場表演氣味。

【《歹勢好勢》音樂解密】
相隔四年,拍謝少年推出全新專輯《歹勢好勢》,再次以台語搖滾精神撞擊每位「粉虱」的聽覺感受,可惜因為疫情關係,原本安排好的演出僅完成一場。雖然無緣與大家相見,仍希望可以跟所有人分享專輯背後的故事。「《歹勢好勢》音樂解密」專欄由三位團員親自執筆,從拍謝少女的奇幻旅程,到拍謝少年的台語小教室,還有給拍拍們的音樂推薦,佇世界安靜的時,給予更多生活能量,期待下次現場見!

#拍謝少年 #余佩真 #陳惠婷 #三牲獻藝 #柯仁堅 #音樂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拍謝少年
照片拍謝少年提供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蕭詒徽

拍謝少年台語小教室|《歹勢好勢》歌詞解析:台語嘛會當 Dream-pop 啦

我永遠難忘《青梅竹馬》那段潮哥潮妹們騎著摩托車呼嘯過街、裙襬飛揚中夜涼如水、霓虹燈在高速移動的眼底閃爍爍,無需對白,時間便自動凍結在那無所謂放縱逃離的時刻。「好 ...

19.08.2021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