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瀲豔春情好:專訪《湖畔春光》男主角 Pierre Deladonchamps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7.11.2013
就在影廳甜膩的爆米花促銷廣告之後,電影畫面毫無預警倏忽閃進,這個不知年月的夏日湖畔,沒有女人小孩、沒有背景音樂、沒有凡庸的愛情對白,只有岸邊男體春光浮盪,慾望隨著波光瀲豔飽滿欲溢,在男人與男人間的一瞥一睞中互通有無。在安靜溫暖的夏日湖畔邊,人們傳說著湖底出現了充滿攻擊性的生物,然而男同志們依舊來此獵豔尋歡,Frank 與中年出櫃的胖大叔 Henri 相談甚歡,同時又深受神祕性感的 Michel 吸引,然而某個傍晚在湖邊發生的一樁謀殺案,使人開始不安並互相猜忌。
《湖畔春光》(Stranger by the Lake)在 2013 年金馬影展放映時以片中大膽的男男性愛引人發噱,然而本片榮獲當年坎城影展同志金棕櫚獎,絕非僅僅靠著賣弄同志情慾獲得口碑。電影中場景唯有湖畔周遭的自然景色、音樂一律以戲劇性強烈的環境音代替配樂,片中角色則是清一色的男同志。導演 Alain Guiraudie 跳脫往常異性戀社會下的同志電影敘事方式,採用簡單清爽的電影架構,無關性向,直接表露出愛情中性靈與慾望的選擇、以及人類在面對情色時可能陷入的無底幽壑。
由法國影星 Pierre Deladonchamps 所飾演的男主角 Frank,在片中與害羞的胖大叔 Henri 互有好感,彷彿可以無所不談,然而他卻更受到擁有古銅色肌膚的俊美 Michel 吸引,Frank 與前者保持精神層面的友好相交,同時難以抗拒後者的肉慾誘惑,直到湖邊發生了凶殺命案,而他又是唯一的目擊者……。Deladonchamps 近日在日本拍攝新片,月中應邀來訪台灣,在與 BIOS 的專訪中談到了自己詮釋電影角色,以及個人面對慾望時的抉擇。

Q:請問您是怎麼看待 Frank 的個性呢?

他的個性並不顯著,彷彿經常觀察著周遭並默默尋思,想得很多卻不太表露心跡,或許是害羞、或許是想要保有自己的隱私。我認為在與 Henri 以及 Michel 的關係中可以看出,Frank 一方面尋求愛人與被愛的浪漫,一方面也是個順從自己慾望的享樂主義者。他追求肉體上的歡愉,也想在情感上成為他人重要的對方,如此他才能真切感受到生活的氣息。

Q:請問詮釋 Frank 這個角色最困難的部分?以及最有趣的部分?

我原本以為性愛戲的拍攝應該會是最難掌握的,因為雖然性器官有替身代打,然而要如何藉由親吻、擁抱、愛撫來帶出當下的氣氛,真的難免會感到尷尬。可是後來卻發現最困難的,其實是泳戲,因為我跟飾演 Michel 的那位演員其實都不太擅長游泳,開拍前兩個月才開始密集訓練。拍攝時技術組又得待在浮盪的船上,若想要取得穩定的畫面,就非得一再重試。在片中 Michel 是個游泳健將,導演為了凸顯出我們兩者泳技的差別,便囑咐我不用進步太多,然而 Michel 可就沒這麼幸運了。
除了吊人胃口的結尾外,我覺得電影中最有意思的一幕,就是當 Michel 在一個四下無人的日落時刻邀 Frank 與他一起入湖游泳。此刻戲中的 Frank 與螢幕前的觀眾必然開始感到焦慮,因為我們內心明白這正是上一回 Michel 溺死前男友的場景。所以雖然 Frank 答應了,但在走向 Michel 的時候又頻頻回頭張望。當他們兩人同時潛入水下,你將不知道 Frank 是否還會浮出水面?

Q:請問您怎麼看待 Frank 和另外兩位男子的關係?

我很喜歡劇本中 Frank 和 Henri 討論關於人生與感情的對話,兩人交換想法,互動緊湊、充滿火花,又貼近事實,兩人猶如 soul mates,而因為沒有性的元素,交往狀況也相對單純。相對的,Frank 與 Michel 間便是透過肉體傳遞對彼此強烈的慾望,充滿動物性、官能性的趨力,讓情勢更顯複雜。我認為 Frank 最嚮往的情人應是 Michel 與 Henri 兩人的綜合體,既有讓人渴望的外型與肉身,又能在精神上思想投契。

Q:Frank 為何要不斷讓自己陷入險境?除了包庇 Michel 外,還讓 Michel 輕易發現自己的藏身處?

大部分觀眾一定都會質疑 Frank 為什麼要做出這樣危險又愚蠢的決定,但在現實生活中,愛情中刺激的險境的確讓一切都更加充滿誘惑力。所以當 Michel 呼喊著:「Frank 出來啊,我不會傷害你。」Frank 之所以出聲,就是因為他想知道 Michel 到底會怎麼做?如果 Michel 真的不會害他,是不是就代表他對自己確實存有真情?
我們其實還拍了另外一個結局,是他們最終找到了對方,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只是一起從此永遠離開了湖畔。不過,導演最終決定以現在的結局,代替另外這個僵硬清晰的結尾。我們把結局留給觀眾,讓觀眾在揣想的時候,也看出自身對感情的態度與選擇。

Q:偵辦謀殺案的檢察官是片中角色中唯一一位異性戀男子,他的角色設定為何?

檢察官的角度實則象徵了社會的視角,他疑惑的眼神、偵訊時不解的問話,代表了對同性戀相當陌生的整個社會。我特別喜歡導演要求這位檢察官演員不論是在台詞或神情上,都要表現得無知、天真,而非去 judge 同志的生活方式,譬如當他訊問 Frank 時,提到男同志在湖邊獵豔的行為,只是深感不解地問道:「你跟不認識的人上床,不會很奇怪嗎?」然而這其中並不帶有對同志的審判。

Q:那您對於這套《湖畔春光》的獵豔運作方式又是怎麼看待的呢?

I don’t care!對我來說,人們只要能夠遵守法律並且尊重他人,那他們愛做什麼都無所謂。我非常討厭標準的社會道德評斷,這種僵直無聊的是非準則只會讓所有人都變成同一個德行。人們應該多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而非過分在意別人的眼光,世界才會更加豐富精彩。
然而身為一位演員、公眾人物,我當然也了解個人形象的重要性,即使我不想受到束縛,還是得事事注意。也許這也是我之所以崇尚法國的原因,這個地方的民主與自由風氣讓我更奔放、並讓我對一切事物懷有高度的包容性。

Q:本片導演 Alain Guiraudie 曾說:「情色讓生活更接近死亡。」對您來說,情色是什麼?

生活、愛情、性慾與死亡之間擁有極強的鍵結,並且也都是構成我們存在的重要元素。我認為導演想透過這部片,探索人們可以為了愛情奉獻多少?作到什麼地步?雖然我從來沒有想過在一段感情中,自己是否能為了愛人而死?但我絕對願意為了我女兒作一切事情,甚至犧牲自己。有時候你就是會愛到覺得對方的生命比你自己還重要,而這或許也是導演想藉電影傳達的重點。

#同志 #電影 #LGBT #湖畔春光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潘怡帆
撰稿潘怡帆
攝影兄弟項
圖片提供前景娛樂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