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遊的地球人|鬼來了

作者達達
日期30.11.2015
家中的長輩即將活到一個過不去的門檻。認識多年的朋友性格變了。季節的預感亂掉,不知如何穿衣。處處都遇到塞車。窗前最後一抹朝陽被施工中的大樓給遮擋。以前不曾這樣的,以後會更常發生。各種轉變無可挽回,打翻再摔碎,難以收拾。沒什麼可靠了。
重播最喜歡的專輯。奇怪,連唱歌都沒勁。跨上機車,油門催落去,吹風,風灌進鼻孔,鼻涕直流。換搭捷運,也許車廂裡有些美麗的人。沒有。但也無法決定哪一站下車,耳機裡的老歌手唱最新的歌。這幾年他用力地做自己,反倒像挖了一座城池,守著,歌聲聽起來特別落寞。
覺得疲倦,而且欲振乏力。
內在的結界力量突然減弱,心裡有鬼在敲打。鬼要遺棄主題,那不是換一間早餐店就可以解決的事;鬼要有所改變,也不是去冰少糖就能打發的罪惡感。鬼渴求著未曾見過的風景,搭上更快更猛的載具,希望去火星之類的地方,因為自己的星球太狹窄,自己的棲地太泥濘,自己的身體太破爛。在捷運車廂裡被湧進的乘客擠到深處,香水、汗味、體味像一袋一袋垃圾堆疊,令人動彈不得。鬼趁亂在結界四周刺探,像戳水泡,那裡擠一下,這裡摸一下,角質層越來越薄。雖然耳朵聽不到,但彷彿有聲音,啵,就破了,流出一灘膿血。一站過一站,垃圾袋一一下車。在這座城的地底通道之中,一輛列車匡噹匡噹匡噹殺殺殺,刮著軌道轉彎,一個人窩進一個藍色的位子,靠著玻璃檔板,就這樣嘩嘩地哭了出來。
啊,被鬼抓住了。
原本晚餐不吃澱粉的,守不住了。花生燒麻糬、紅豆冰湯圓、古早味豆花、老店綠豆黃一一闖關。甜食究竟是一種驅鬼的手段,還是一種獻祭呢?短暫的血糖上升,提振三分精神,可以多講幾個笑話、擠一班公車、吵一次架。血糖降下,拿出手機刷存在感,臉色蒼白,鏡面螢幕看得眼痠,關掉手機背光,驚見自己倒影裡的鬼。它說:「你在看我嗎,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鬼來了,它在暗處笑,在深處搞破壞;學學那個誰吧,貶低他人來自我推銷;看看那個誰吧,出賣自己放一場煙火;還有那個誰,無視矛盾四處去做別人的精神導師。鬼說:「你在看我嗎?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在鬧街上失魂走著,只求一碗好甜湯。人行道上的某一塊地磚,是樹根花了十幾年才抬舉起來的,每個行人都知道這件事,所以一步接一步順利地跨過去。只有被鬼纏身的自己沒注意到。往前撲倒的途中勾斷了行道樹的樹枝,替樹感到受傷;膝蓋撞擊在石板上像是要申冤的賤民,替關節感到委屈;雙手反射撐向地面繼續往前滑壘,替破綻感到麻痛。手心最多肉的地方被刮掉一塊肉,像雨後的泥地被踩出一個坑,血水流回腳印裡,形成一個小池子。撲倒的那半秒,整條街停下,「發生了什麼事?喔,一個成年人跌倒了。他看起來沒事。」整條街又流動了。氣得要死,鬼衝腦門,又叫又跳。壞心眼地在路邊繼續觀察,卻再也沒有人被那塊地磚絆倒,哼地笑了一聲,真的只是自己太蠢。
鬼被凝聚在小傷口上,絢爛艷麗,原來眷戀傷口是這麼一回事。包紮消毒,Ok 繃中間透出一點朱紅,一小面日本國旗。

夕陽了,河面上晚霞正精彩,遊人紛紛拿出相機對著天空中橘紅色凝結尾雲猛拍。小孩子爬到河邊雕像身上,爸媽拿著手機錄影;推車的女子一邊走一邊自拍,嬰兒籃裡一隻毛鬆鬆的白貴賓犬探出頭來。此刻有很多很多照片被貼上網,沒有人會看,今晚很多很多人會寫,沒有人細讀。九千九百九十九個讚交歡著。
天空邁向深藍,散戲了。為了假裝自己是那種劇終後還會看完 Credit 才離場的人,我抱著一種崇敬而且慎重的心情,目送今日晝光。就算只有一點點,也想要與眾不同。
沒吃到甜湯,但遇見一間像樣的咖哩飯,一屁股坐進去大吃特吃。抱著肚子走出店門,突然連路人都變得可愛了,是血糖 High。回程途中,避開了每一塊激凸的地磚,傷口的血也被 OK 繃吸收,化為鐵鏽那樣的棕紅。如一張捉鬼符咒,將鬼暫時封印起來。
家中長輩往返醫院的頻率越來越高,已經看得見下台的階梯。在朋友的眼中我的性格也有所改變,下一個路口就要分頭前行。不想直視窗外工地的鋼筋水泥,買了白色的薄窗簾,至少光線仍然能柔和地散進。上網查了,血糖忽高忽低不利於傷口癒合,既然如此,就試試看不同品牌的 OK 繃吧。
總有一些無法挽回的事情,但也有勉強度過的方法。鬼來,鬼離開。
 
【吟遊的地球人】
地球是個隱喻。地球繞太陽轉,一年一圈。太陽又在銀河系裡頭轉,所以地球的軌跡是個螺旋。如果你看得見時間和尺度造成的相對關係,便不會覺得自己在兜圈子。我們探索地球的方式,也是我們認識自己的方式。偽科學,寫牢騷,地球不只是個隱喻。
【達達】
本名李勇達,台北出生,住在台北。朋友對我說,「當你很認真的在思考的時候,看起來很笨;但當你看起來甚麼都知道的時候,就是在唬爛。」 自我介紹偏 差實在太大了,我也還沒獲得顯著的頭銜或標籤足以供人想像。暫時只能告訴你,我爬過黑乎乎的火山,也看過亮晶晶的極光,曾在荷蘭搭上輾過臥軌者的慘兮兮列 車,但我已經放棄思考其中的關聯,現在看起來還是很笨。
#自然 #達達 #吟遊的地球人 #李勇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達達
攝影達達

吟遊的地球人|最終侵蝕基準面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以你看不見的速度,山拔高,河切割,谷隱沒。在感知之外的地方,還有更多力量尚未被命名與詮釋。兩種力量改變著地形的樣貌,一股來自內在,一股來自外在 ...

09.03.2015

吟遊的地球人|雲裡彼此的名字

也許你記得一些臉孔。西裝頭的那個是早上同一班公車的上班族,短裙高跟鞋的那個是同一層公寓的鄰居,綁辮子的大叔是那間咖啡店的常客,他就著電腦,坐在窗邊的角落。你認得 ...

21.04.2015

吟遊的地球人|石頭上

石頭比人類懂得時間。巨岩被東北季風磨尖,這段海岸沒有圓潤的曲線。季風方向穩定並且持久,石頭又待著沒辦法走。各種季節的風從不同的角度吹來,雖不若東北季風那樣強勁, ...

18.05.2015

吟遊的地球人|得要重複著什麼才能抵達花季

今年花季我去拜訪一棵四季分明的花樹。她習慣在秋天葉黃,冬天枯枝,春天來臨前徹底休眠。天暖了抽長新芽,雨來了再展綠葉,她總在初夏冒出花苞。雄花量多命短,整朵從枝頭 ...

17.06.2015

吟遊的地球人|盆底人的颱風後

颱風過後河岸的夏夜空氣鬆散,涼爽地好像遠遠就能看見秋天在那準備著。在堤下走路,像水流一樣,方向清楚但不一定需要什麼明確的座標。流速改變著,溫度改變著,細細的蒸氣 ...

21.07.2015

吟遊的地球人|專屬於厭世者的小逆流時刻

我家在河邊第三條大馬路,退一步想是水岸第三排的感覺,從樓梯口走到水門口,只要五分鐘的距離。因此河濱接納了我的成長。成長總是彆扭難堪的。

25.08.2015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