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學科的生存之道(二):
以《秘密讀者》出擊的朱宥勳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2.11.2016

「25 歲左右,在文學界裡是唯一有餘裕和體力的年紀,能力也還行,所以我們做了《秘密讀者》。」朱宥勳說,打從開始就知道匿名和一群編委合作不是可長久的結構,「這需要燃燒一群人的熱情、不計報酬的投入心力,但當我們成長到 35 歲,真的還可以繼續做嗎?我不確定。」

2013 年,朱宥勳仗著 25 歲的活力,以「能做多少是多少」的心情籌劃了文學評論月刊《秘密讀者》,凝聚超過10 位熱血的編輯委員,開闢出認真討論文學作品的舞台,讓文學評論者可用匿名的方式談談文學界沒人敢說的事──不必顧忌友情和輩份,只是單純剖析作品,因此負評有機會被看見,長篇書評也有場域刊登。朱宥勳相信,當文學評論者有舞台向寫作者提出疑問,而不是一味地鼓勵和吹捧,整個「文學產業」才有往前進的可能。

以《秘密讀者》影響文學產業

其實寫作是非常個人的事,朱宥勳卻習慣以宏觀的產業思維來思考,試圖去影響整個文學環境的發展。文學評論是其中一種介入文壇的方法,試圖藉由解析文本,讓讀者和寫作者產生對話,有更多讀者能因此了解該如何解讀文學作品,創造一個良性的循環。另外,則是在《秘密讀者》的封面主題逐步揭露寫作這一行必須面對的現實狀況。

今年 9 月號刊出的封面主題《作家之為一種職業》,直接將作家視為「工作」,討論做好這項工作所需了解的產業規則,像是分析具備哪些寫作經歷較有機會冠上「作家」的頭銜、分享雜誌編輯邀稿的習性、和出版社談版稅的經驗等等,就像是告訴你成為一個好的行銷人員必須具備哪些能耐。「文壇有一塊下層建築,但在上面的人不願意描述出來。這不利於吸引新人入行,導致愈少人投入寫作,文壇自然就會逐漸衰弱。」朱宥勳想釐清這個產業的面貌,明確地說出作家工作需要知道的事情,「資訊流通絕對不是壞事,還可能是對整體最有幫助的做法。當某些秘密不再是秘密,寫作者都知道怎麼賺到基本收入,能靠這些技能獲益的總量就會增加。」只要明白寫作不會「餓死」,或許就有更多人能勇敢地成為作家了。

作家的溫飽習題

對寫作者來說,生存是很現實的問題。「寫作者不只是寫,還要把作品賣出去。即便再大咖的寫作者,都多少經歷過汲汲營營追著錢跑的日子,既然如此為什麼作家不能或不該談錢?」他就曾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鼓勵談錢」,說自己為了計算工作量和月收入,希望工作邀約單位在第一封信講明費用,如果沒說的話他也一定會追問,「並非我不禮貌,而是相信知識應該要有價。」

王聰威曾在《作家日常》裡寫道,這個世代的作家極少數是完全依靠寫作過生活的。朱宥勳說,台灣的平均稿費是一字一塊,文學相關刊物也沒有足夠的版面容納寫作者的作品,的確無法讓寫作者靠筆維生,「否則每月寫三萬字我還是可以活啊,但沒有地方容納這麼大的篇幅。」如果真想要靠寫文章賺得生活費,他的建議是嘗試寫貼近時事和社會脈動的文章,這方面的言論需求量較大,有機會接到時事評論的邀稿,目前又以香港媒體(端傳媒、蘋果日報)願意給的稿酬最高,以一字一港元計費。除此之外,也可以多累積開設專欄的機會,至少確定有地方穩定刊登文章,屬於穩定的收入來源。

主要收入來源:講座和開課

其實,朱宥勳的主要營收來源不是寫文章,而是講座。根據《秘密讀者》調查,出書之後的作家和沒有出過書的寫作者,所得到的稿酬差不多,但前者的講座邀約會倍數成長,得到的講師費是兩倍之多。因此,只要出過書,被視為「作家」,就有機會靠領取講師費度過基本生活。這表示寫作者不會或不願意講話,在職業發展會有些吃虧。

從事中日文翻譯、口譯的天野健太郎(《天橋上的魔術師》日文版譯者)也提過,和日本作家相比,台灣作家特別會說話、擅長面對座談會活動。「傳統的日本作家可以靠純寫作維生,所以有很多人不習慣、也不常面對公眾講話。台灣作家大概是被現實訓練成某種『特別習慣講話』的品種了。」

以朱宥勳來說,去年做了剛好 100 場講座活動。今年光是 10 月就接了 14 場演講,「還不是最密集的月份。」他認為,相較於寫專欄和文章,講座較省時間又能賺取收入,通常準備好一套課程大綱後,往後接到邀約只需針對聽課對象和主題來抽換演講素材,像是完整的基礎小說課大概會有 15 個子題,而面對兩小時的演講,就從這 15 個題目抽出適合分享的內容、組合成講座課程即可。「我一年大概要在不同學校、社團、活動講 60 幾次現代小說課。受限於大部份的學員都是第一次聽,我只能都講基礎篇。」這些課早就經過千錘百鍊,他對於每個頓點和節奏都熟悉無比,自然不用這麼長的準備時間。

「這個行業很實際,你有工作就有報酬,如果增加活動和稿件數量,就會有更多收入,但這可能導致你無法做長期的計畫。」朱宥勳說,他已經開始試著調整工作的配比,試圖挪更多的時間出來,完成長篇幅的寫作計畫。不過即便如此,腦袋依然不自主地產生推廣文學作品的新點子。

最近他宣告要每週六晚上在 Live house 直播台開起帶狀節目「你可以先記住的名字」,挑出近三年讀過最令人驚豔的 8 位高中生作品做解析和介紹,讓年輕寫作者知道有哪些厲害的作者。「這是有趣的小企劃,我只要細讀作品和取得授權就可以了,但如果要在做更大型的內容,像是介紹某個年代的台灣文學,就還需要更多的準備。」他笑說,希望還能擠出更多時間為文青補補課,讓好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人文學科的生存之道 #朱宥勳 #王聰威 #文字工作者 #秘密讀者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Layu
圖片提供朱宥勳、秘密讀者

人文學科的生存之道(一):
朱家安的哲普之路

22.11.2016

人文學科的生存之道(三):
從生活尋找人類學家的宋世祥

23.11.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