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今年三十八|如此殘忍的流行語

作者貝莉
日期16.03.2017

猶記電影《健忘村》快上映前,正港女神舒淇馬不停蹄地宣傳,某日見宅女小紅臉書寫著:「有些話,即便是舒淇講我都還覺得糗啊!」究竟是什麼糗?說了忍不住一笑,起源是舒淇講了句:「導演是我偶像,嘔吐的對象。」

乍聽這麼老派的流行語我也笑了,嘔吐的對象,現在,還有誰說這個?而且即便是不管戴什麼 Hello Kitty 眼鏡扮萌、穿球鞋拍婚紗等,我都想偷學一點的女神舒淇,我聽了也投降。

對,世上最殘忍無情的就是流行語了,君不見《校對女王》第一集裡,悅子就大膽地指出此劇中我唯一覺得是帥哥的鹿賀丈史其中的青少女用詞多麽過季!(輕易地說出他是帥哥就知道我有多老了!!)

更別提若現在跟小朋友們討論白冰冰順口溜大家會問我是什麼?再不講「脫線」這兩字出口別人可能以為是衣服脫線不是腦袋秀抖。

流行語就是個如此殘忍的東西,比 Boyz II Men 跟瑪莉亞凱莉的〈One Sweet Day〉還容易讓人忘記(真的嗎)。

流行語就是種青春的痕跡,當然不只流行語,有時就是世代的代名詞。譬如我輩之人聽到《東京愛情故事》裡的「里美」兩字就知道她是綠茶婊代言人(永遠的,經典的,如同凱莉包那樣雋永的),但稍晚十年的可能會說是卡通《玩偶遊戲》裡的風花。

這些代名詞、流行語,可不是微整型隨便打兩針就過去,更不像時尚產業,每幾年就有個翻盤但流行,你看高腰褲都回來了,張惠妹的〈姊妹〉都能重唱了,但抱歉,流行語說過去就是過去。就像某天朋友約我連假出去,我說不行這幾天我都很忙,報完行程後她說了句:「喔妳好有目。」我傻眼到不知哪去,搞了半天才知道那不是說我白目而是說我好有節目。

流行語更糗的是,不能說這是老派的堅持。因為過了就是沒人懂,講了就是絕對糗。除非你是國罵可以永流傳,否則當下就是只能被忘記。

這樣想想,我們憑什麼譏諷現在的語言癌。所有的「好der」「的動作」「的節奏」總有一天都會過去,總有一天都會變成,講出來時大家會訕笑說:「天啊,你怎麼還在講這個。」

這樣再想想,語言癌跟壁癌一樣早就存在了,只是當年我們在其中毫無知覺,而如今那些話早就被淘汰像重新粉刷,而且並不會令人死於非命或者文化毀於一旦。

可是流行語還真的尷尬,是種你青春時才能理直氣壯,青壯時講講算跟流行,老了講出來就是哎呀我的媽,彷彿東區羅姐穿短裙,想起就令人藍瘦香菇的東西(這句說完才是最噁心吧)

這次選歌是當年老在 Sexy A Go Go 聽的〈One Sweet Day〉。

你問我那是什麼?嘖嘖,那是當年流行的舞廳(對就是這麼土的字),如今的大安運動中心啦!姐當年可是號稱 “No Drinking, No Smoking , No Fucking” 的混舞廳未成年少女。

認真想想這英文是對的嗎?算了已不想往下,大家快看瑪莉亞凱莉當年好瘦而且沒有一直要賣胸部讓人好緊張。

 

【老娘今年三十八】
臭三八是個老派的罵人髒字,現在不知道有沒有人還記得?還會有人罵人三八嗎?這我不是很確定⋯⋯卻發現一眨眼,已經是坐三望四的女人了。雖然長大很爽,卻還是很不想長大,我相信,你他媽的也是。

 

【貝莉】                   
貓下去的老陳老說我是個城市紀錄者,其實,我不過就是個貪吃鬼,酒鬼,懶鬼,最怕鬼。

#貝莉 #舒淇 #健忘村 #東京愛情故事 #玩偶遊戲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貝莉
圖片提供Hitchster(CC BY 2.0)

老娘今年三十八|去你媽的 2016

30.12.2016

老娘今年三十八|老派賀新年之必要

25.01.2017

老娘今年三十八|窮得很爽的日子

09.02.2017

老娘今年三十八|戀人不久遠,歌單永留存

27.04.2017

老娘今年三十八|那些如指甲刮黑板的龜毛

06.06.2017

老娘今年三十八|給租屋朋友的謹慎筆記

18.09.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