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ely, but Slowly|戀

作者鄧九雲
日期21.11.2017

倒數三小時

感覺站在眼前的他,好像是一個站在遠方的人。他漸漸遠去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下意識踹了腳邊的碎石子心想,沒關係,再過一些時間,我會回來找你的。但不會回到你身邊,而是回到在距離你不遠的地方。一個可以剛好能看到你聽到你聲音最遠的距離。最遠,不是最近。

「原來你在這裡啊!」

「我哪都沒去啊。」

有些時候,他看起來不像現在的他,像來自未來的某個人。

「喂!」我再叫了一次。

「不是跟你說,我一直在這,哪都沒去啊。」

他往前走了幾步。我疑惑看著他,咬了一下嘴唇,點了點頭。好用力的。

Day 1 

沒有意識到自己哭。天已經亮了。吞了四顆鎂,睡著了三小時,沒有做夢。

我喝了好朋友的一口母奶。沒想到甜甜的,淡淡的,真正的奶其實一點都不奶。就像真正的什麼其實不什麼。我想要比喻,找不到合適的比喻。我把被子拖到客廳,躺在假的草地上。過著很像假的一分鐘。為什麼像假的?因為我實在太正常了,除了頭很痛眼睛敷了茶包以外。我想香檳其實真的是安排好的,一輩子還沒喝過多少香檳,這一天,是需要慶祝。我要說,假的不是好像真的是假的,譬如希望是一場夢之類的。其實,我這些年來,大概沒有一天比今天更清醒了,好醒,超醒。終於可以醒了。

Day 3

正在感受身體和心理隔絕分離的狀態。我的心與思緒冷靜平靜,而且絲毫沒有感受到壓迫,(更像從壓迫裡全身而退)。一直在拉肚子,然後昨天失眠了,凌晨四點我騎著單車去二十四小時超市買了一塊奶油回來。身體正在保護自己,以肉身阻擋情緒。短時間大概不知道怎麼進行「難過」這件事,不知道。但可以重新選擇未來了,無限可能的未來。

突然想起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結果下一秒她叫了我的名字。我愣了很久,然後抱起她兒子,親了肥肥的臉頰。老天爺有在照顧我。要把最好的留給我。這是另一個巧遇的朋友說的。她還說,妳失去很喜歡的一個人,但卻得到更多愛妳的人。

Day 6

晚上八點我眼睛已睜不開,決定去睡。至少睡到三四點吧。結果醒來是 10:34。我還確定了一下是不是已經超過 24 小時了,結果不是。時間感好混亂。起床我看完《老師的提包》看了《藍色恐懼》,吃了剩下的義大利麵,想讓血糖高一點,或許會睡得好一點。又吞了兩顆鎂。很想斷線,但是頁面存有所有斷線前的資訊。或許該刷新,然後就會出現:網路斷線,請重新連結。其實不想重新連結,至少要斷線很長一陣子。肚子痛,還是胃之類的,我不知道。跟一些還剛開始創作的夥伴聊天,我耗盡一天的能量。我還好,但一天只能做一件事。

Day 8

我被給了一封信,其實我是有選擇不要收下的機會。但我錯過了,我錯過了很多。我聽到我有一封信時,心跳就像言情小說裡一樣的「漏了一拍」,但這不是戀愛,是失戀。原來心臟沒什麼創意。我把信放進書櫃某處,我不想看也不能看,因為明天要見世人。我希望我就這麼忘掉了,但不可能。我很失望自己看到信封上的署名就忘記呼吸,失望透了。

朋友邀請我看了關於孤兒的紀錄片。人因為愛而有信心,失去信心的人在人生中會花很多時間一直在做錯誤的決定。有些孩子只是想回家,回家的路不長但回不去,到了一個房子但那不是「家」。就算摔車了也不要上車,上車就輸了,坐車好無聊,路要自己騎,上坡爬不上去就下來推著車走。這才是我的人生。孩子,孩子,他們只是孩子。只想回到媽媽身邊。

Day 10

原來牛小排可以用 90 度烤三小時。

我開車上了高速公路、經過小巷子、停車開出來又停車、轉很大的彎,下雨又出太陽。被按喇叭,被瞪說「一定是女的」。其實我不怕了。但依然好難想像自己喜歡開車。還是愛東張西望,像騎 ubike 一樣危險。我沒有開那封信。

家裡那隻只有兩公分不到的小壁虎,終究死了。扁扁的樣子,我一度以為它會不會像蛇一樣會脫皮。我們第一天見面時,它掉了一半的尾巴在地上。看到壁虎總有好感,想到宮本輝《春之夢》裡被釘在牆上那隻壁虎。我真以為它能長大,一直跟我們生活在一起,吃光家裡的小蟲,退除透明的顏色,成為它真正的樣子。可惜,我們家裡沒有足以餵飽它的一切。

Day 17

一個平穩的人,很容易認同所發生的事,只要自己想想覺得明白就夠了。今天是 Super Moon,代表圓滿完結。有一天「愛人」終究成為了「那個人」。

Day 22

若是一片海洋,得找尋一樣的水溶性液體。否則,將只是撐著船,送人一程。

當你遇過一堆讓你失去信心的人之後,你才會開始遇見和你一樣抱著殘存信心的生還者。

Day 36

昨天做了一個夢,我穿越了一個地下道,一出來就是他的家。我熟悉過的地方。我覺得很不好意思,趕快往門口跑,然後遇見曾熟悉過的家人。我停住,那個人沒看見我。我又跑,還是撞見了他。後來不記得了,最後有人遞了一包很酸的檸檬給我,我吃的時候,流了眼淚。在床上的我突然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難過得哭了起來。夢裡我想著,愛就是這個味道,就是這個味道。

(攝影:Jean Kim

【Surely, but Slowly】
愛其實已埋在那裡,
請溫柔地向我靠近。

 

【鄧九雲】
演員、作者。戲劇作品遍佈中港台影像、劇場。
文字作品:《Little Notes》 系列、《用走的去跳舞》、《我的演員日記》,《暫時無法安放的》。
一個務實又浪漫的雙魚座,永遠都有一張夢想清單,期待完成的一天。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missnine999/ 
Blog:http://www.missnine.tw/   

 

#鄧九雲 #surelybutslowly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鄧九雲
攝影Jean Kim(www.jjkyoon.com)

Surely, but Slowly|胸

我沒有撐傘走在微微細雨的馬路上,天空分成了兩個世界,我面向的方向有層層烏雲,像好不容易擠進天空一樣堆疊著。後腦勺的方向,天很透,像不笑就莫名其妙那般亮著。面向的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憐

從那天之後,我到他家的時候會開始注意地上和床上有沒有頭髮。長的或短的,黑的或金的或咖啡色,如果是粉紅紫色那種我可能會覺得好過一點。我發現枕頭的位子一直在變動,卻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孤

我吻了他的嘴,他咳了兩聲,第一聲比較小聲,像是被嗆到,第二聲很用力,像是要把滑進去的什麼髒東西給咳出來。關上門後,我才揮手。我知道不會再見到他了。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島

到我家前,要過新店溪,然後爬很長很長的山坡,他說每次找我像過海,來到一座島嶼。我說的這個他,不是「那個人」,是那個亮亮的「紅白花」。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魂

我能看見不尋常的東西。一定跟那眼睛手術有關。我近視接近八百度,卻從未動過要用手術恢復視力的念頭。小時候,醫生開給我散瞳劑,睡前點一滴,白天就會非常畏光。早上去操 ...

15.02.2017

Surely, but Slowly|蔭

那時我快步走下山坡,一不小心踩進地面的小凹槽,鞋跟就這樣裂開了。我脫下鞋子,拎在手上,赤著腳繼續走。陡峭山坡處生長的樹搖搖欲墜,陽光像個騙子,一點一滴引導他們向 ...

15.02.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