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ely, but Slowly|眷

作者鄧九雲
日期21.11.2017

Day 111

在遙遠的北國,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水上營火蟲》。無數的小燈在牆面與天花板上的鏡子互映閃爍著,地面是一潭黑水。我不知道是真的黑色的水,還是因為空間裡沒有光。那一刻是最靠近宇宙的想像。我們相互為對方拍了照,最後沒有拿到我的那張照片。那是少數我會感到可惜沒能留戀下來的。不過,如同郭強生說的,「沒有任何美好的記憶是需要被重建的。」深刻的回憶,會融合在未來時間裡的每個角落,那裡有片不可思議的黑水,上頭閃著微光。

我想起年輕時,為了失去一個可以半夜出去吃宵夜散步看電影當夜貓子的戀人而那麼心痛。後來又愛上的人,是一個忙碌到無法那麼恣意隨心所欲過生活的穩定工作者。再後來,穩定工作是重要的,任性隨意變得無聊。隱隱還是記得可以當個頹廢的人一天都會開心的感覺。一時興起的瑣事,屬於青春。

Day 213

突然明白為什麼 J 那時要對我寫的字發脾氣。

他說我憑什麼寫那樣的東西。我還很自以為地說,如果你不喜歡我的文字,表示你不快樂了。這不是廢話嗎,他快樂就不會生我字的氣了。他不是在氣我的字,是在氣我,但自己又捨不得氣我,只好氣字。我那時真的好殘忍,我知道,但假裝不知道。

現在,我不再寫只讓快樂的人喜歡的字了,我終於學會要做一個誠實的人了。

Day 246

從沒在聽見直升機的時候看見過直升機。

早晨七點聽見直升機時,特別特別吵。只不過熟睡的人還是沒有被吵醒。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走到認識他的那個年紀,成為一個我愛過的人。我的身上找得到我討厭他的所有特徵。自私,霸道,沒耐性,善變。如同單向街裡的「戀人們沒帶走的壞習慣,執拗在我身上繼續恣意亂長,毫無節制,長成荒野上一棵難以修剪的樹。」

雖然還是不懂愛,但一定比那時的他老成許多。生日快樂,給自己。

Day 288

也許有一個關於「透明」的故事。

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到他了。

我以為他會回來,沒想到回來時他變成了一個「透明人」。

「你為什麼透明了?」

「因為這樣你才能看清楚周遭的一切啊,我不會擋著你了。」

「本來就不會啊,我有腳自己會找飯吃啊。」

「不,總會有死角的。」

「但是....這樣我也看不見你了啊。」

「我在啊。」

然後,透明的他,就繼續透明的待在我身邊。

直到有一天,我完全忘記原來他早已透明了。

Day 300

我們年輕的時候一起看電影,要哭都一起哭。看到對方鼻子紅,我的眼淚也跟著掉下來。我們漸漸長大,各自經歷生活,他說自己運氣比較差一點,我總是說是他的好運還沒來而已。

長大後我很少哭,甚至記不得上次是什麼時候哭了,但想起前幾次他哭紅的臉,那張年輕時一起哭的時候沒看清楚的臉,現在終於能看清楚了。

我發現他的鼻子紅時,我的眼淚不會跟著掉下來了。不是因為你不難過,而是那份情感把我推向ㄧ個從未去過的高度。

他哭著,我笑了,他疑惑看著我,眼淚不掉了。

Day 337

我陪女生在河堤走了很久。她跟我說了從未跟別人說的事。許多人都跟我說秘密,但只有他的秘密不會跟我說。我有一天會是某個人心裡一個重要的秘密嗎?其實一點都不想,我不想待在任何人的心裡。

Day 342

懂得感恩的人會善良。可以努力去喜歡上一個把分手的對方,講得像剛在一起一樣的人,那樣善良傻氣的人。更有能力去看見真正好的存在的人。這是智慧,是課題。只要我認可一瞬間的全部,我便認可自己,因為我當然在那裡面,全部的我。

「幸福是捧在手上,一鬆一酸就碎了。」

「真正的幸福,是你酸了鬆了,對方會幫你接住。」

Day 350

左手的體溫會比右手微微高出一點,因為離心臟比較近。於是我們牽手並行時總是右手牽著左手,有時我需要你的溫度,有時我能給你溫度。這才是相愛的意義。其實你並不希望,到最後,每個人都只是你生命裡的一場經歷。

「船靠岸後,理查帕克先下了船,牠沿著海岸走了一小段,直到叢林的邊緣時牠停下腳步。Pi 以為牠會回頭看他一眼,或說,Pi 好確定牠會回望一眼跟他道別。然而,理查帕克卻這麼直直地走進森林了。」我依然相信,有吃素的老虎。

Day 365

她來到戀人的國,這麼多年了還是熟悉又陌生。最陌生的莫過於她住進了旅館。見到戀人時,感覺好久不見,他們透過鏡子彼此微笑示意,那麼熟悉。然後她突然看見旁邊的那個人,穿了戀人的衣服。她真的沒有多想。

過了一年後她回想起那一刻,才發現那時的自己原來多麼無助。

戀人最終成了練人。練習了什麼,以後,以後才會知道。

「Surely, but slowly.」

(攝影:Jean Kim

【Surely, but Slowly】
愛其實已埋在那裡,
請溫柔地向我靠近。

 

【鄧九雲】
演員、作者。戲劇作品遍佈中港台影像、劇場。
文字作品:《Little Notes》 系列、《用走的去跳舞》、《我的演員日記》,《暫時無法安放的》。
一個務實又浪漫的雙魚座,永遠都有一張夢想清單,期待完成的一天。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missnine999/ 
Blog:http://www.missnine.tw/   

 

#鄧九雲 #surelybutslowly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鄧九雲
攝影Jean Kim(www.jjkyoon.com)

Surely, but Slowly|胸

我沒有撐傘走在微微細雨的馬路上,天空分成了兩個世界,我面向的方向有層層烏雲,像好不容易擠進天空一樣堆疊著。後腦勺的方向,天很透,像不笑就莫名其妙那般亮著。面向的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憐

從那天之後,我到他家的時候會開始注意地上和床上有沒有頭髮。長的或短的,黑的或金的或咖啡色,如果是粉紅紫色那種我可能會覺得好過一點。我發現枕頭的位子一直在變動,卻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孤

我吻了他的嘴,他咳了兩聲,第一聲比較小聲,像是被嗆到,第二聲很用力,像是要把滑進去的什麼髒東西給咳出來。關上門後,我才揮手。我知道不會再見到他了。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島

到我家前,要過新店溪,然後爬很長很長的山坡,他說每次找我像過海,來到一座島嶼。我說的這個他,不是「那個人」,是那個亮亮的「紅白花」。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魂

我能看見不尋常的東西。一定跟那眼睛手術有關。我近視接近八百度,卻從未動過要用手術恢復視力的念頭。小時候,醫生開給我散瞳劑,睡前點一滴,白天就會非常畏光。早上去操 ...

15.02.2017

Surely, but Slowly|蔭

那時我快步走下山坡,一不小心踩進地面的小凹槽,鞋跟就這樣裂開了。我脫下鞋子,拎在手上,赤著腳繼續走。陡峭山坡處生長的樹搖搖欲墜,陽光像個騙子,一點一滴引導他們向 ...

15.02.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