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傳統「藝道」(日本將各類藝能、技藝,體系化稱之為「藝道」),多屬流派制度。所謂流派,不僅僅是個「集團」,而是一種繼承技能的體系化組織。在完整的流派制度之下學習,只要隨著制定好的方向,循序漸進,並不斷拿取往上晉升的「免許」(日本藝道當中,掌門人「家元」所頒發給學習者的資格認證),累積了一段時間及經驗、實力後,即使不成大「家」,多少也能成「匠」。

茶道流派,除了最大宗的「三千家」──表千家、裏千家、武者小路千家之外,還有許多其他流派,有些創始於茶道集大成者千利休之前、有些與千利休同時期,有些是千利休子孫或弟子所創,更有一些新創流派。依流派不同,作法或禮儀等內容也稍有差異,但大多堅守著流派制度,將自己的師承原原本本傳下去。

這便是日本人長久以來能夠一脈傳承各種藝道的秘訣。而這樣嚴謹的傳承制度及流派分野,也造成了日本藝道中,時常有「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表現方式,若未身於流派之中,很難習得箇中巧妙。茶道在這種極為嚴謹的制度之下,發展至今。

舉例來說,若非茶道學習者,欲參加茶道流派所舉辦的茶會,此時能夠受邀參加的,大多只有對一般人開放的「大寄せ茶会」(おおよせちゃかい,ooyosechakai),其他有許多茶會、茶事,需擁有一定資歷,才會被允許受邀參加。這些資訊,當然無法在一般的大眾媒體上得知,若不是身處流派當中,只怕無緣接觸。

因此不僅是對外國人、甚至就連對日本人來說,也會覺得傳統文化門檻過高,不得其門而入。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京都人堅守自己的傳統文化、並為此感到自傲的同時,卻又樂意讓異國訪客入門,甚至非常樂於推廣。

此時便可利用「外國人」身份,在「京都」佔盡優勢。例如提供外國人各類京都生活資訊的「京都市國際交流會館」,不僅時常提供留學生各類免費藝文票券,還有「物美價廉」的茶道課程(學費僅要日本人的三折),價格雖優惠,課程內容卻一樣紮實。又,既然已經身在京都,乾脆就直入茶道大本營──裏千家本部。這裡設有供外國人學習的國際部、以及附屬茶道學校內的留學生課程,日文英文皆通,並且不定期為這些外國學習者們舉辦正式茶會。若單純只想體驗,京都也有許多觀光設施或茶寮、茶館,隨時可用便宜的價錢, 體驗各流派的茶道作法,同時享用抹茶與菓子。

京都,是個連日本人也感到又愛又恨的精神聖地。自從明治維新將日本政經中心奠定於江戶(東京)之後,京都在沒了天皇、沒了政府,失去眾人注目之下,只好重拾過往千年以來傳統文化,率先以「古都」為主題來發展。也因為「古都」的氛圍,京都人或多或少,帶有輕微仇視東京、大阪等現代化城市的異樣情感,這造成了京都人「不易接近」、「說話迂迴」的負面印象,也造成京都傳統文化難以接近的錯覺。

其實若非是京都這座保存了千年來日本文化的城市,在日新月異的現代,何處能見到這一點一滴的古意?身為外國人,更應該把握這個資源,有幸來到京都,一窺日本原始精神的足跡

 

撰稿:Doco

攝影:Doco

藝道 茶道 日本 京都 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