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電影時都會失去一部分的自我意識。我們都曾有臣服於自己鍾愛電影的感受。我想要在《熱室》中強調這項特質:電影具有一種使觀者沉浸其中的迷幻性。在影像的魅力下,觀眾變成了一道被光線投射的表面。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

詩意的影像語彙、奇幻的光影霧幕和立體逼真的音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得主——泰國導演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首度挑戰劇場創作,打造虛實交錯的立體夢境世界。在《熱室》(Fever Room)中,觀眾席地而坐,置身多重影像之間,光影如同波浪緩緩拍打在身上,徘徊於影像與感官之間的探索,享受一場擺盪在夢境與現實的奇特經驗。

阿比查邦 2015 年接受韓國光州亞洲藝術劇場邀約創作,延續坎城影展入圍片《華麗之墓》(Cemetery of Splendour)的劇情,構成一場延伸至劇場空間的「映演」(projection-performance)。將聲音、錄像、煙霧和燈光相互錯置於同一個空間之中,似真如夢,帶來一場感官繁複的劇場體驗。

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Kick the Machine Films

遊走夢境與現實之間,一場追尋光的旅程

《華麗之墓》裡擔任志工的阿珍照顧嗜睡症的病人,在《熱室》中與沉睡的士兵阿義在彼此的夢中再次相遇,兩人的意識穿梭在現實、回憶與傳說之間,簡約、重覆的畫面成為夢境的景像。導演阿比查邦以跳脫理性的線性敘事,透過投影在四周的泰國地景與生活剪影,觀者在移動視線捕捉畫面之際,也隨之成為參與演出的行動者。當投射的影像成為空間裡的光,夢境超越了二維幻覺,成為三維的想像空間,引領觀者在曖昧與真實之間探索內在。

阿比查邦:當代影壇中最獨樹一格的聲音之一

多次獲得坎城影展和國際各大獎項的阿比查邦,持續透過人文關懷的鏡頭記錄泰國生活與社會的變化,卻屢屢受限於泰國軍政府的干預而決定暫離故鄉創作。但他淬煉的風格,以魔幻詩意的語彙、樸實純粹的運鏡,創作一套有機脈絡的影像,細膩喚起靈魂深處的回憶和抵抗現實的力量,開啟觀眾無限的想像空間。

與一般電影導演很不同的是,阿比查邦在創作劇情長片之餘,也從事錄像裝置等藝術創作,相較於需要花更多時間資源去著墨、組織、縝密構思的長片,這些錄像短片如同在田野調查過程中,靈光一現的速寫、實驗,創作力旺盛的阿比查邦,並沒有讓這些點子散佚,反而在電影這表現媒介之外,另外選擇了錄像裝置為那些故事找到述說的出口,比如隨著《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而衍生發展的《Primitive》計畫,在劇情長片的「影像製造」過程中,有個錄像裝置創作計畫也隨之同根而生。

 

——阿比查邦的幻夢叢林(一):記憶幽微的影像探索

持續各種形式的創作實驗的阿比查邦,不論是電影或錄像裝置都是他的創作領域,這一次進入了劇場,試圖與觀眾在黑盒子中做同一個夢——同一個為影像癡迷的夢,值得我們的期待。

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Kick the Machine Films


2018 歌劇院台灣國際藝術節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 
放映劇場《熱室》

4/28(六)13:30、16:30、19:30
4/29(日)13:30、16:30、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 大劇院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主題電影院

《華麗之墓》
4/28(六)16:30、4/29(日)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 大劇院

阿比查邦短片選集
4/28(六)10:30、4/29(日)10:30
臺中國家歌劇院 大劇院

資料提供:臺中國家歌劇院

阿比查邦 泰國 電影 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