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提到林區電影中除了人格分裂的元素以外,還有一個明顯的敘事風格「夢境邏輯」,他也將三部接連創作發行但在劇情、角色上沒有連結的劇情長片稱為「夢境邏輯三部曲」。其中第一部《驚狂》(Lost Highway, 1997)是三部曲中片長最短、故事相對簡潔的一部,但一樣包含大量的象徵以及黑色電影的元素。
劇情以一句從對講機傳入男主角佛萊德 Fred 耳中的台詞開始:「迪克・羅蘭特死了。」(Dick Laurent is dead.),我們不知道這句台詞的意義,接著呈現佛萊德與妻子芮內(Renee)的婚姻瓶頸,在室內裝潢沈重、具壓迫感的客廳與臥室中,我們看見兩人的互動如在泥漿中生活,寸步難行。佛萊德夜晚出門表演,他是一位薩克斯風手,芮內沒有一起去。

隔天早晨,他們收到一卷錄影帶,內容是兩人居住的房子外貌的錄像,隔天又收到一捲新的錄影帶,竟是從房子外部一路拍攝到兩人臥室的影片,近距離的拍攝了兩人熟睡的面容。他們在恐懼之下報了警,同時晚上參加了朋友家的派對,在派對上 Fred 遇見了神秘人物(Mystery Man),產生了本片中最精彩的片段。
神秘人物來到佛萊德面前,宣稱自己「現在」正在他的公寓中,並要求他打電話回家,在那通電話中,他與神秘人物進行對話,也就是有兩個神秘人物同時對 Fred 說話,電話中,佛萊德問他:「你怎麼進去我家的?」神秘人物回答:「你邀請我進去的。」
這個 Mystery Man 也許就是來自於異次元的人物,雖是透過男主角的邀請才介入現實,但男主角對於「邀請」的認知幾乎是零,以感受上來說,倒像是神秘人物侵入了他的生活,這點在之後的劇情中發展地越加明確。
他們再度收到錄影帶,這次佛萊德一人觀看影片,沒想到,螢幕上居然顯示自己殘忍地殺死了芮內,他驚恐地衝進房間,發現她已慘死床上。佛萊德被捕入獄,在隔離牢房中,他夜夜噩夢無法成眠,夢境與現實的界線也逐漸模糊,一個夜裡,他成為另一個年輕汽車技工彼得(Pete),警方疑惑怎麼變了個人,不得不將他釋放,但持續跟蹤他。

彼得與神秘人物沒有太多的接觸,但他也經歷了家人朋友不敢言說的「那一夜」,也就是佛萊德殺害妻子的那一夜,他與佛萊德一樣,對那一晚沒有記憶,卻有一些片段以噩夢的形式不斷侵擾睡眠。同時,在修車廠彼得與黑幫老大艾迪先生(Mr. Eddy)的新女友愛麗絲(Alice)一見鍾情,愛麗絲與芮內有一模一樣的臉孔。
為了愛麗絲,彼得被迫與艾迪先生對抗,由愛麗絲引導彼得到了沙漠中的小屋,這裡就是神秘人物的所在位置。神秘人物告訴彼得愛麗絲的真實名字是芮內,在這裡彼得又變成了佛萊德,他與神秘人物一起將艾迪先生殺了,他回到佛萊德的公寓,按著對講機,說出:「迪克・羅蘭特死了。」電影中的時間回到原點,佛萊德或是彼得跳上車,馳騁在夜晚的高速公路上,他的臉孔又再次變化。
有種說法是兩個男性角色其實是同一人,這兩個角色不過是反映了佛萊德的心理與記憶分裂,在他與警方的對話「我喜歡以自己的方式記憶」中有這樣的線索。但與其做這樣的比喻,不如說兩位角色彼此互相在「代替」對方完成一些事,佛萊德代替彼得與芮內過生活,彼得代替佛萊德殺掉迪克・羅蘭特(也就是艾迪先生),而這一切需要扭曲時空才能做到。也就解釋了神秘人物的出現,藉由他之手,這些人物在循環的時間中一再地做出決定與行為。
不過不管如何分析林區的電影,其影像中豐富的象徵都無法使我們獲得肯定的解釋,也許重要的是解讀的過程,看他所使用的象徵反映了觀者什麼樣的內心情感與想法。下一篇,我們將以《穆荷蘭大道》作為主題,討論異次元人物的作用。

撰稿:于念平

圖片來源:1 2

驚狂 大衛林區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