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封面|
吃貨天兵紀培慧:「演戲是我留在地球上的方式!」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5.02.2016

紀培慧,以古靈精怪來形容她的性格似乎還太過平凡;但同時,她卻又在本質上,和許多希望與眾不同的年輕人沒有什麼差別。她曾演過《危險心靈》、《九降風》,以及《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在許多人心中,她彷彿仍代表了某個時刻的女學生肖像,那單純、純潔,或怪異脆弱的,永恆的女學生。

今年才 26 歲的她,不是那種遙遠不可親近的女明星,而是時下年輕人喜歡按讚追蹤的對象,偷偷看他們生活都在做什麼,吃什麼、穿什麼,今天去了哪家咖啡廳,看了哪部電影。當演員在大銀幕上扮演多個角色,下戲後在小螢幕上暴露真實自我,吸引更多人追蹤。紀培慧的臉書常常放上許多生活照,她的甜美笑容和搞笑發言,也引起粉絲不斷回應。

「我最愛吃甜食,以前在咖啡廳打工,可以不吃午餐,都一直吃店裡的蛋糕……」

「在新加坡拍戲時,很貪吃,負責午餐的人到最後都會問我要不要吃另一種不同口味的……」
愛吃的紀培慧,以慵懶又可愛的音調說著,令人一點也不懷疑。於是,這一天我們來到大稻埕聖慈宮前的小吃攤販吃早餐,一圓紀培慧的貪吃夢。一邊吃一邊工作,一會兒追逐穿梭桌椅間的野貓、一會兒對著招牌指點什麼都想吃。她最喜歡清淡有味的四神湯,一喝身體就感到溫暖,口齒留香。午後人們慢慢聚集,在匆忙的城市另一頭,仍有著這樣老派的情懷,令人感到安心放鬆。

重現演戲「心意相通」的瞬間

「第一次演戲,什麼都不懂,整個團隊都在有點緊繃的狀態,我對自己要求又很高,不喜歡自己丟臉。我記得有一場戲前,我躲在廁所裡胃痛,想著:好可怕喔,我再也不要演戲了!」
紀培慧說起在《危險心靈》第一次演戲的經驗,當時才 16、17 歲的她,還有很多事情不懂。但是,她又說,當心放鬆開來,與對手會產生某種連結,會有一種很愉悅的感覺。「我就很想搞清楚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能不能再次被重現?」

被這樣神秘的魅力給驅使,紀培慧於是一演再演,只為追求某種真實的體驗。而那樣的感受,曾經在她參與《變形金剛 4》受訓時一度重現。那天,她與小組員一同排戲,過程有點不順,但是當他們決定排練最後一次時,有些不一樣的東西產生了。「不知道為什麼,那時我們共四個人好像心意相通,每個人都活在當下,完全關照著自己和對手,都知道彼此在做什麼。角色間的幽微心情和關係都不斷在腦海爆炸,感覺超好!雞皮疙瘩都站起來!」演完之後,他們一時都沒有說話,直到在台下擔任評審的林柏宏打破僵局說道:「你們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情嗎?」他們才一同驚呼,這樣的經驗也讓紀培慧至今難忘。

開闢一條小徑進入那個角色的「氣」

後來,她演出林書宇導演的《九降風》,青春清新的《九降風》培育出許多新生代演員,紀培慧也再次演出女學生沈培馨,劇中她飾演班長,對調皮的男生懷有暗戀情愫。
2011 年,紀培慧再次於公視《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中飾演女學生林筱柔,此時,她已累積不少演戲經驗,詮釋出不同於前兩個單純女學生的陰鬱形象。林筱柔因為和朋友不合而感到憂鬱寂寞,曾一度吸食毒品並與不良少年廝混。在紀培慧或疏離或憤怒的眼神中,觀眾漸漸進入這個神祕角色的內心世界。

「我會看一些電影來做功課,像捏麵人一樣將每個角色想要的個性和姿態揉合,我當時就看了《迷上癮》(Requiem for a Dream)。那時我還有一個進入角色的方式,就是寫角色的名字,我想一個人從小到大寫最多次的字就是自己的名字,而且每個字組合起來會有一種特別的氣。如果一直寫一直寫,就像開闢一條小徑進入那個氣裡。」

那個時候,她覺得自己好像完全變成林筱柔,特別敏感又愛哭。她在成長過程中,也許是混血兒的關係,幼時交友並不順利。她汲取自身的經驗,融合對林筱柔的各種想像:她可能會假裝不在乎沒有朋友,但是其實羨慕得要命;自尊心高卻又充滿自卑感,如黑黑的一團,是無法細細解釋的情緒。外表開朗的紀培慧,內心細膩,對林筱柔充滿認同感。她精湛的演出,也獲得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受到肯定。

在 2015 年的電影《沙西米》中,紀培慧與李康生、波多野結衣合作,演出這部述說「食.色.性」的電影。紀培慧在劇中飾演小敏,為了滿足口腹之慾出賣肉體給李康生,最後對李康生彷彿真的產生了愛慕之心。「我覺得小敏是沒有被療癒的林筱柔。她用控制和等價交換,她覺得這是最接近『愛』的東西,是一種牽制和依賴,劇中每個角色都是用錯誤的方式找愛,於是什麼都得不到。」
最後小敏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在紀培慧眼中,並非帶著絕望死去。「小敏用槍威脅李康生,她看見李康生即使面臨危險也要保護波多野,她覺得自己可能做不到這樣,不如重新開機,希望下一次能體會到這樣充滿愛的感覺。
「康哥在演戲時,心是非常開放的,所以他會有很多臨場反應,像我拿槍對著他時,我也沒想到他會把頭靠在我的槍上。他寧願被殺死,也要繼續喜歡他眼前的這個人,我覺得這舉動完全戳中小敏,我也忍不住爆哭。康哥常常會丟出很多東西,如果完全在角色中,就可以做出同樣強度的回應──拍戲就像是打乒乓球一樣。」而波多野結衣在紀培慧眼中則是非常認真,總是不斷地對眾人微笑,敬業地準備著自己的台詞。「她很認真又堅持,是很勇敢的女性。」

海外拍戲累積經驗,最想住在純淨冰島

近年除了在北京拍攝《變形金剛 4》的經驗之外,紀培慧也在不少國家參與了不同的演出。她在英國與陳湘琪一同拍攝《接線員》,很崇拜陳湘琪宛如對一個角色「下錨」般地精準入戲。同時她也覺得英國人很愛開玩笑,是冷面笑匠。「在英國他們準備開拍不是問『Are you ready?』而是『Are you happy?』,就覺得氣氛很好。」她也和我們分享在新加坡拍攝 HBO 影集《詭戀》的經驗,聊著聊著,又分享起在各國吃的伙食。「新加坡吃小吃,選擇很多,本來去新加坡前是我人生最瘦的時期,做了長期馬拉松訓練,體脂最低,到新加坡就又攀升了!英國是吃外燴,有點像吃 buffet 那樣子。」
而去年紀培慧也一圓了前往冰島旅遊的夢想,甚至想長留在此地。「一直有個畫面在我腦海中,就是方圓二十公里沒有人的雪地,只有一棟房子開著暖氣,佈置很溫馨,我就一個人窩在躺椅上喝著紅酒,吃小蛋糕,很舒服隨時可以睡著……」
終於,我們確認了紀培慧「廢」的潛力!沒有工作時就廢廢懶懶的她,常常可在沙發上看電視一整天。說著說著,話題又來到「吃」:「不過我們在冰島煮泡麵,旅館主人吃了之後居然說是第一次吃到熱的湯麵!」眾人聽了都感到震驚,雖有美景,美食也仍是很重要啊!紀培慧也幻想起到冰島開拉麵店,應該會很受歡迎。
「冰島真的是神奇的地方,充滿能量,我在那邊都只睡三四個小時,可能是沒有電磁波打擾,睡得很深沉。和朋友一整天下來說不到二十句話,因為會覺得整個大自然都已經在和你說話,只想用身體去感受這片土地。真的會想裸奔、裸泳,想和自然成為一體。」
紀培慧很重視心靈和身體的感受,也對神祕的未知能量充滿嚮往。純淨、優美的冰島是她渴望的居所,顯現出她對心靈安穩的注重,但同時,她卻也是求變求怪的雙子座。

演戲是她和世界交流的方式

「我的心意常常一直在改變,就是一個雙子座……我想嘗試動作片和科幻片,殭屍片啊、B 片都好!很認真拍的 B 片!」說到 B 級片,紀培慧談起先前看過的《人形海象》,劇情令人無限想吐槽卻又充滿獨特幽默,也忍不住一再慫恿大家去看。另外她也想和《歪小子史考特》、《活人甡吃》導演 Edgar Wright 合作,喜歡他獨特的敘事方式,對另類喜劇片充滿興趣。
「我有時候好像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演戲是我和世界的交流手段,是我留在地球上的方式!可以在安全範圍中當我自己,又可以扮演別人,發揮我天馬行空的想法。我覺得我這輩子一直在做的事,就是想知道自己是誰,有時我真的覺得很不了解自己……若不演戲的話,我也想持續發掘自己的內在。」
紀培慧近來也安排了不少休假,到各地旅遊,並想重新挖掘自己更多興趣。細心、幽默,渴望探索更多內在、外在領域的她,藉由塑造每個角色的靈魂,也彷彿建構更多自己的靈魂,期待看到她在作品中展現更豐富的面貌。
#紀培慧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 #電影 #大稻埕 #李康生 #電視 #九降風 #危險心靈 #接線員 #陳湘琪 #詭戀 #封面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林易柔
撰稿林易柔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化妝彭至萱
服裝DressCode Tw

二月封面|
天線.念力.外星人──紀培慧誤闖地球甘苦談

05.02.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