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ely, but Slowly|符

作者鄧九雲
日期19.04.2017

捷運站女廁的最後一間,是最乾淨的。我從包包裡拿出方形密封保鮮盒,夾出兩顆漬番茄,含在嘴裡,閉上眼睛小寐。外面人潮來去,沖水聲,嘩啦嘩啦。門片開啟關上,啪拉啪拉。衛生棉從內褲撕起,嘶——。這次的番茄,太甜了,以為黑糖比蔗糖甜度低,多了還是成膩,卻適合此刻極需熱量的我。

:符小姐,多特別的姓。
:這個姓,一定要跟「符咒」或是「音符」放在一起看,否則很多人就不會唸了。
:他們唸什麼?
:付。付錢的付。但我通常不會糾正他們。
:為什麼?
:希望他們記得付我錢。你的鋼琴確定要放在一進門的正中央嗎?

被女學生的嬉笑聲驚醒,我不知睡了多久。一個女學生隔著門在教隔壁廁所裡的同學如何正確使用衛生棉條。我把含在嘴裡已失去甜味的番茄吐在馬桶裡。拿出包包裡的草稿圖撕成兩半,丟進垃圾桶。那位鋼琴家,說要「全淨」的家,但不要白色,千萬不要白色。千萬他好像還說了兩遍。他穿著一件極破舊的皮夾克,裡面的高檔白襯衫還微微透出白汗衫的領口紋路。他像不該出現在這個世代的人種。哪裡怪,哪裡都怪。

:符小姐,妳能一整天什麼事都不做,但還是感覺非常充滿?
:不行吧,我的手會麻,心會癢。
:無所事事的話,該進來的東西就會來。再也不用憋著擠出些什麼。
:呵呵,天然而然那種人,我不是啦。
:妳覺得我是嗎?
:是吧。琴怪耶,應該是天賦異稟。
:談談妳的設計才華。
:我是運氣吧,你看我設計的東西就是怎麼都不合你意。
:妳知道我已經無法演出了嗎?
:那你⋯⋯還彈琴嗎?(四分休止符)我一直相信如果有什麼沒達到,或是還缺少什麼,都跟自己有關。

後來他站在屋子的中央,問我要多久後才能裝修好。我一頭霧水,連設計方向都不知道是什麼。他說,五個月。五個月後鋼琴會運來,那時得要完工。他留下了他哥哥的電話,說,記得留一間大套房給我哥。

我的設計總是出於本能。目的只希望房子在沒有人在的時候,依然有一種自足又隨時序無限延伸的感覺。好比一座琴,只是安置在那音樂都能呼之欲出。如果主人回來呢?房子與人就成了一種態度,生活的,情趣的,個人的。如果鋼琴前坐了一個琴手呢?鋼琴與人成了一個景觀,一個舞台。彈奏的樂章,得循古法。法,成了根本的存在之理,就像建築的基底架構。我反覆搜尋他有限的演出片段,下意識視覺化聽見的聲音,我發現在他停止演出前的那段時間,他彈奏的音符,像是一顆顆砸入水中的原礦,在白茫茫水花中亂無章法,好似昏眩前不到一秒的一片飛白。我按下馬桶沖水鈕,腦中出現全新的 3D 草稿圖。我看了手機,時間是 11:11。

別墅外有兩棵櫻花樹,交屋的那一天,櫻花提前盛開。鋼琴在前一夜抵達,我提早來做最後的檢查,一眼就看見那件破舊的皮夾克外套。一上前,看見一個跟他神似的人,但不是他。

「符小姐?」  你好。「我弟非常滿意。」 你是⋯⋯老師來過了?「昨天深夜,他來看他的琴。我只能說,這實在太大膽了。」我的直覺是這樣的。「這樣我們可以直接辦玻璃屋戶外演奏會了,觀眾直接坐在外面的草地就好。妳叫他老師,他沒生氣嗎?」我只有在使用第三人稱時才會叫他老師。「妳很有趣。我弟好像來了,我還有事,得先走了。」

他們兄弟倆,是那種非常相似的雙胞胎,他們甚至穿了同一件皮夾克,我卻能一眼就認出不是同一個人。屋內傳來陣陣琴聲,我沒有馬上進去,順勢在屋外走了一圈。我能說自己太熟悉他的音樂,即使從未現場親臨過嗎?我肯定,自己像已經在這裡站了一輩子。他音符的那份叛力並未消失,然而粗暴的部分卻化成了一種濕潤,和溫暖的物質。或說,我終於站到這裡,此時,此刻。

我曾在一個只有牧場的遠方,住進一棟玻璃屋裡。那些時光,很美,晶瑩剔透。在四面都是落地窗的房間,最喜歡的就是下雨。我曾看見姊姊對著窗戶的倒影,尋找眼睛位置的水珠,彷彿滑下的是自己的眼淚。當窗沿積起的水滿溢出開始滑落時,她的眼睛也終於跑出了那些東西。姊姊跟我說,每天 11:11 分的時候,她都會看見那個數字。我問那代表什麼,她說代表某種力量會向妳匯集,然後把妳推向一個妳最該去到的地方。那時我想的是,有一天那股力量,能讓我和姊姊永遠住在只反射「我們」影子的一棟玻璃屋裡。從早到晚,永遠不讓任何人進來。姊姊走了很久後的某一天,我開始看見11:11。

我打開門,看見穿著雪白襯衫的身影,坐在一台黑得發亮的演奏鋼琴前。我突然感覺,自己像踏上了舞台,一束光打在我臉上強調著我的來到,接下來的台詞,得說好了。他先開口,低音先進——

:我沒有想到我還能這樣彈琴。
:聽起來,一切都不一樣了。(聲音漸強)俗氣地說,是蛻變。
:蛻變後,若你發現自己回到了原點,你作何感想?
:(八分休止符)我只會想,這條路真漫長,(聲音漸弱)但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攝影:Jean Kim

 

【Surely, but Slowly】
愛其實已埋在那裡,
請溫柔地向我靠近。

 

【鄧九雲】
演員、作者。戲劇作品遍佈中港台影像、劇場。
文字作品:《Little Notes》 系列、《用走的去跳舞》、《我的演員日記》,《暫時無法安放的》。
一個務實又浪漫的雙魚座,永遠都有一張夢想清單,期待完成的一天。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missnine999/ 
Blog:http://www.missnine.tw/  

#鄧九雲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鄧九雲
攝影Jean Kim(www.jjkyoon.com)

Surely, but Slowly|胸

我沒有撐傘走在微微細雨的馬路上,天空分成了兩個世界,我面向的方向有層層烏雲,像好不容易擠進天空一樣堆疊著。後腦勺的方向,天很透,像不笑就莫名其妙那般亮著。面向的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憐

從那天之後,我到他家的時候會開始注意地上和床上有沒有頭髮。長的或短的,黑的或金的或咖啡色,如果是粉紅紫色那種我可能會覺得好過一點。我發現枕頭的位子一直在變動,卻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孤

我吻了他的嘴,他咳了兩聲,第一聲比較小聲,像是被嗆到,第二聲很用力,像是要把滑進去的什麼髒東西給咳出來。關上門後,我才揮手。我知道不會再見到他了。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島

到我家前,要過新店溪,然後爬很長很長的山坡,他說每次找我像過海,來到一座島嶼。我說的這個他,不是「那個人」,是那個亮亮的「紅白花」。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魂

我能看見不尋常的東西。一定跟那眼睛手術有關。我近視接近八百度,卻從未動過要用手術恢復視力的念頭。小時候,醫生開給我散瞳劑,睡前點一滴,白天就會非常畏光。早上去操 ...

15.02.2017

Surely, but Slowly|蔭

那時我快步走下山坡,一不小心踩進地面的小凹槽,鞋跟就這樣裂開了。我脫下鞋子,拎在手上,赤著腳繼續走。陡峭山坡處生長的樹搖搖欲墜,陽光像個騙子,一點一滴引導他們向 ...

15.02.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