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ely, but Slowly|豐

作者鄧九雲
日期27.07.2017

真想不通他怎麼知道那個女孩是小偷呢?他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台小推車,愣愣捧著一小包栗子走來,說,剛炒好的嚐嚐看。好像我們每天都這樣說話一般。他低頭喃了一句,小心那女孩。就甩著拖鞋走了。我轉頭看那女孩,手裡抓著七八件胸罩,還往花車裡頭翻。

要不要先試穿看看?33A 吧?
阿姨妳這樣看就知道了?
我賣胸罩賣一輩子了,什麼胸部我沒看過。妳進去試,穿完我幫妳看。
啊?看什麼呢?
看妳有沒有穿好。

小姑娘手上的胸罩堆,有一件 E 尺寸的,我正開口說拿錯了吧,她順勢把它疊進其它幾件中,我就不說話了。她背著包包進了更衣室,我在外面隨手讀起中午吃飯墊著的報紙,女明星的大長腿上沾了一塊紅燒雞的湯汁,標題寫著,某某名模甩開家暴前夫,桃花開滿地。阿姨,我好了,妳要幫我看嗎?好的,我進來了。

女孩的胸型就是標準的清純貧乳,我用力撥了她兩側腋下,沒什麼幫助。我問,要不要找一些有襯墊的看起來豐滿些?為什麼要豐滿,我只是不想給人家看見我沒穿內衣就好。牆上掛著她剛脫下的內衣,黃黃皺皺的學生型號。是啊是啊,無論大小都有自己的市場。什麼市場?語氣裡那股不悅。真不懂啊?妳胸型漂亮,不穿最好看啦。我退出更衣間,她繼續在裡面耗。我把報紙翻過來繼續看,百貨週年慶抗皺商品大集合。她探出頭,用簾子裹著身說,阿姨,我只要一件,最便宜的,其它的我都留在更衣室裡。

她走後,直到下一個客人來我才進去收,不見那件 E 罩杯大紅蕾絲的。她偷給誰穿呢?隨手抓起桌上那袋栗子,打開一看,每個全光溜溜皮都給剝好了。真給他說對了,小偷啊,怎麼不小心呢?

女兒晚上給我送吃的來。湯麵打開全糊成一塊,她說早知道應該買乾麵的,只是怕我想喝湯。我說算了,也不餓,吃一點不要浪費。用筷子使勁把麵分開,挑起蔥啊肉末的嚐嚐味道。她從包裡拿出一盒沙拉,滑著手機愛吃不吃的。

光吃些草怎麼能飽?
就是不要飽,我胖了嘛。

這姑娘哪裡胖,手腳細細的像發育不良。妳沒遺傳到我,不會胖的。她歪嘴笑了,繼續滑手機。她是我前夫的女兒,想遺傳都遺傳不到。五歲跟著我跑,她爸真不知死去哪,死的活的也沒人想知道。以前我在菜場賣內衣,她從小看最多就是婆媽們的胸部,還有對面賣雞的每天都在殺雞。

我今天遇到一個小偷。
哦?有抓到嗎?
沒,她偷走了一件內衣。
為什麼?要報警啊,內衣賊!
我看她偷的不是自己要的。
啊?偷就是偷,管他誰要的。媽你腦袋秀斗了。

她真的敲了我的頭一下,我勉強再吃了一口麵糊。別吃了,我幫妳去買點鹹水雞好不?不要,鹹水雞好老咬不動,下午吃了一包栗子,不餓。

栗子?
嗯,栗子。
糖炒栗子?
嗯,糖炒栗子。
買的?
送的。
門口那個阿伯啊?
嗯啊。

女兒鬼祟地難得放下手機,走到門口張望街角的栗子攤。一下又大搖大擺地晃回來。媽,我們這店舖有兩年多了吧?你們是不是從沒講過話啊?要講什麼,滿山滿口堆著奶罩,大男人怎麼好意思靠近。這麼說也是,不過那個阿伯我看得蠻順眼的,炒栗子炒得很帶勁,門口花車上的內衣是不是聞起來都甜甜的啊!我懶得理她,自己都顧不好了還管我,上了大學也沒見過有男同學一起玩,她的說法也是,到處都是胸罩,男生怎麼敢來找我。那你們不會去外面玩啊,去去去。媽,妳怎麼知道我沒有在外面玩?

不過,我有幾次看見那個阿伯帶了一個小女孩。是不是他的女兒啊?
如果是女兒也太有福氣了,老來得子啊。
年紀那麼小有什麼福氣,麻煩死了。像我這樣長成了亭亭玉立才好。
我新進了幾款內衣,妳去挑挑,花色比較好看。
我幹嘛要穿好看的,這樣妳女兒好危險喔。
誰說准妳給別人看,自己看得開心不好嗎?
哎呦,我去幫妳買個潤餅。妳沒吃飽,脾氣大,好囉唆。

她甩著馬尾一邊滑著手機走了出去。時間真快,就這樣二十年女娃變女人,每幫她換一次內衣,我就想感嘆一次,她嫌我煩,撒嬌要我少說兩句,眼睛卻濕噠噠眨著。我說跟著我妳命苦,她說苦一起吃就稀釋掉了。真不敢說我是她媽,卻愛說她是我女兒,我女兒呦。沒拉她長大,誰陪著我從菜市場走到這個小店。小時候,我媽媽也就愛吃栗子,剝了殼掰一半丟進我嘴裡。長大後我打死不吃,吃了想她難過,栗子又貴,不吃不會少塊肉。那時看見這街角有個糖炒栗子攤,就把店給頂了下來。那股甜焦味,每天每天聞著就好。

(攝影:Jean Kim

 

【Surely, but Slowly】
愛其實已埋在那裡,
請溫柔地向我靠近。

 

【鄧九雲】
演員、作者。戲劇作品遍佈中港台影像、劇場。
文字作品:《Little Notes》 系列、《用走的去跳舞》、《我的演員日記》,《暫時無法安放的》。
一個務實又浪漫的雙魚座,永遠都有一張夢想清單,期待完成的一天。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missnine999/ 
Blog:http://www.missnine.tw/   

#鄧九雲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鄧九雲
攝影Jean Kim(www.jjkyoon.com)

Surely, but Slowly|胸

我沒有撐傘走在微微細雨的馬路上,天空分成了兩個世界,我面向的方向有層層烏雲,像好不容易擠進天空一樣堆疊著。後腦勺的方向,天很透,像不笑就莫名其妙那般亮著。面向的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憐

從那天之後,我到他家的時候會開始注意地上和床上有沒有頭髮。長的或短的,黑的或金的或咖啡色,如果是粉紅紫色那種我可能會覺得好過一點。我發現枕頭的位子一直在變動,卻 ...

05.12.2016

Surely, but Slowly|孤

我吻了他的嘴,他咳了兩聲,第一聲比較小聲,像是被嗆到,第二聲很用力,像是要把滑進去的什麼髒東西給咳出來。關上門後,我才揮手。我知道不會再見到他了。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島

到我家前,要過新店溪,然後爬很長很長的山坡,他說每次找我像過海,來到一座島嶼。我說的這個他,不是「那個人」,是那個亮亮的「紅白花」。

11.01.2017

Surely, but Slowly|魂

我能看見不尋常的東西。一定跟那眼睛手術有關。我近視接近八百度,卻從未動過要用手術恢復視力的念頭。小時候,醫生開給我散瞳劑,睡前點一滴,白天就會非常畏光。早上去操 ...

15.02.2017

Surely, but Slowly|蔭

那時我快步走下山坡,一不小心踩進地面的小凹槽,鞋跟就這樣裂開了。我脫下鞋子,拎在手上,赤著腳繼續走。陡峭山坡處生長的樹搖搖欲墜,陽光像個騙子,一點一滴引導他們向 ...

15.02.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