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的島外行動|
從台北的柔軟出發,陳狐狸談海外接案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0.12.2018

前陣子張曼娟的繪本文學系列《星星碼頭》封面上純真但憂傷的女孩令人深刻,細緻典雅的筆觸出自插畫家陳狐狸(Whooli Chen)。陳狐狸有不少與台灣和海外出版物合作經驗,香港的《CITIx60: Taipei》、歐美影迷雜誌《Little White Lies》、新加坡作家節主視覺,近期更接觸到了韓國合作。2016 年,陳狐狸的創作獲選入《美國插畫年鑑 35》,她甜而不膩的風格、充滿餘溫的畫面吸引著許多海外案主關注,在無國界的時代,陳狐狸與我們分享與國內外合作的差異,在她詩意的圖像以外,有更多可能正在發生。

您有許多海外合作的經驗,想請問您最初如何接觸到國外的案源?累積台灣客戶與國外客戶的方法是否有所不同?請與我們分享實務面自己做了哪些努力。

從使用作品集網站 Behance 之後開始有一些零星的國外案子。我覺得不管國內外的客戶都是喜歡變化的,傾向多與不同的插畫家合作,所以好像比較沒有累積的感覺,偶爾會有重複的客戶,但滿少的,時間也通常相隔有點久。目前有與兩家國外的插畫經紀合作,所以有國外的案子多交給他們處理。多年前有從網路上找過一些插畫經紀公司的資料,但只有少數在網站上清楚表示歡迎插畫家提交作品集,我是這樣開始與澳洲的插畫經紀公司合作的,之後一兩年另外有倫敦的插畫經紀邀請我加入。

就您的觀察,台灣的案子與海外的案子在創作上是否需要不同的技能或應對方式?您的作品面向國際,競爭者更廣泛,如何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我覺得國外的工作通常分工比較細,通常會有藝術總監負責與插畫家溝通,他們經驗很豐富,準備充分,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也知道你能辦到什麼,我覺得國外的案子比較像一群專業的人合力把工作做好。這部分可能因為有我 agency 的幫助所以感覺更強烈一些。台灣的案子比較需要插畫家負擔多一些工作,客戶們不太覺得自己需要先想好自己需要怎樣的插畫,插畫要用在哪裡,自己需要準備哪些資料來讓插畫家明白,進而順利地合作。時常遇到客戶認為上述的準備應該是插畫家的工作,因此我常覺得台灣的案子比較累一些。台灣的環境也比較缺少類似藝術總監的角色,我認為這樣有權力主導視覺美感的人對企業來說很重要。

關於自己的定位是如何⋯⋯我其實覺得自己的競爭力不太好,時常有非常想要接到的案子沒有如願,通常是比較大的案子,客戶方會準備三五個插畫家作為候選,這種情況會紮紮實實地認知到自己不足夠的競爭力。

國外合作案例是否遇過文化或思想上的差異困難?請就案例與我們分享,以及如何克服。

剛開始做國外的案子的確有些不適應。通常他們會預設完成一幅插畫會有幾個階段,一開始是很 rough 的 sketch,上色前會有另一個階段是粗略上色的 draft,這兩種階段算是我比較不習慣,也沒自信拿出去的,可能受過的訓練也比較不重視這一塊,我覺得自己說服不了人。後來解決方式是我自己設定了創作流程的示意,比較像是請客戶配合我的流程進行,真的有需要的話我也會盡力試著畫一些上述階段的稿子,目前大致上都還算順利。

請分享一件您做過最喜歡的海外合作案,為何印象深刻?

最近比較喜歡的是韓國 apple app store 的 today tab,之前也曾畫過兩次台灣的。印象深刻的原因是之前沒接過來自韓國的案子,最後的效果我也還蠻喜歡的。

陳狐狸 Whooli chen 插畫 接案

陳狐狸為 Apple app store 特輯畫的旅遊主題插畫

除了商業合作,請介紹做過的個人計畫,當時展開的想法是什麼?

剛從倫敦回來的時候,和現在的工作夥伴陳吉寶一起開始了一個名為「以後練習室」的部落格,(「以後練習室」也變成我們工作室的名字),我們想試試看是不是有一種比較詩意抒情的文體書寫藝術、插畫和攝影的可能,以一種比較自溺的寫法討論我們喜歡的作品。這個原本是工作之餘的 side project,後來變成一本書《視覺講義》,雖然書好像賣得不太好,但是算是一個總結吧,像是我們當初的實驗有了好的結果。

您曾與許多雜誌有合作經驗,國外的雜誌與國內雜誌的溝通是否有所差異?看過你在《Little White Lies》上的作品,有別於你慣性的色調,因為你許多的商業案都還是維持自己的配色方式,想先請你分享這種配色給你什麼樣的感覺?以及為何在《Little White Lies》的幾個作品會選擇比較強烈飽和的顏色?

《Little White Lies》比較特別的是,每一次 project 他們內部的藝術總監都會設定兩三個顏色作為主色調給插畫家,可能因為一開始的雜誌風格走向就是比較絹印也比較低傳真一些。我的上色風格都是漸層,這個他們也可以接受,所以我在幾個主色調與黑白灰之間做漸層上色,出來的效果與平常的作品比較不同。其中 Arabian Nights 因為是印刷版的封面,也為了配合主題,設定的顏色數量較多,但最後的版本,藝術總監選擇抽換掉綠色,讓畫面和諧一些。常常台灣的插畫喜歡強調要求顏色活潑鮮艷,但國外會覺得簡單的顏色已經足夠,這也是比較不同的地方。

陳狐狸 Whooli chen 插畫 接案

 

陳狐狸 Whooli chen 插畫 接案

陳狐狸,為《Little White Lies》繪製的雜誌封面

前陣子您參與了《CITIx60: Taipei》畫下了眼中的台北,你的作品描繪的台北是什麼樣的形象?

我覺得很難說台北是怎樣的形象,我喜歡的台北是有很多大樹跟綠意的巷弄,有很多樸素的平民美食,有生活與老舊的痕跡。所以我把這張地圖畫了很多樹,深淺的綠色與粉色底互相襯托。我覺得台北是柔軟而有生氣的,有許多故事開展著,大概是這樣子吧。

陳狐狸 Whooli chen 插畫 接案

陳狐狸《CITIx60: Taipei》

花卉是你作品中很重要的元素,想請你分享你與花之間的關係或故事。

其實沒有特別的故事,我想應該是因為我喜歡畫植物,覺得它們總是好看的,所以有機會又適合的話,常會想要加一些植物到畫面裡。

陳狐狸 Whooli chen 插畫 接案

陳狐狸,girl from the orchid land / 宜蘭女孩

 

【封面故事 2018 輯六】 #創作者的島外行動
 
「嶄新的經驗,構成了人類靈魂的核心。」——《阿拉斯加之死》
 
島嶼起家的創作者們,以向內深掘的精神向外探尋。他們用藝術與文化編織新地圖,抹除地域界限,從太平洋的風出發,讓小島的願望吹到遠方。

其中,插畫專輯我們請來三位接案海內外的插畫家 Julia Yellow、陳狐狸(Whooli Chen)、鄭曉嶸(Hsiao-Ron Cheng)分別來分享心法,無論你是哪個領域的創作者,有些經驗或許可以成為你的島外行動養分。

#插畫 #陳狐狸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封面統籌陳芷儀 Rachel Chen
專題統籌李姿穎 Abby
設計陳關文 Guan Chen
圖片提供陳狐狸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飄洋過海來拼酒,專訪落日飛車:前進世界頂尖的競技場

19.12.2018

#創作者的島外行動|
Julia Yellow:面對客戶,把心裡的 CEO 叫出來

20.12.2018

#創作者的島外行動|
鄭曉嶸:假裝自己有客戶,先畫再說

20.12.2018

駐村,停留的創造|吳俞萱:沙漠滲透著力量,沒有時間讓我膽怯

24.12.2018

駐村,停留的創造|周書毅:找不到解答,也要持續出發

24.12.2018

駐村,停留的創造|水越設計 agua 談公共設計:打破執政框架,政治可以是一種進化

24.12.2018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