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守護神|《專業之死》:你恨的是媒體,還是和你意見相反的人?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4.10.2020

編按:測驗結果為「#正義感爆棚的新聞守護神」的你,能一眼看穿假新聞的把戲,不輕易相信新聞媒體,總是對記者的專業抱持懷疑。但你心中的好媒體真的「夠好」嗎?或者只是因為他們和你立場相符?

我們為你選讀《專業之死》,作者在書中提到人類拒絕溝通的天性,加上網際網路普及和新聞娛樂化的推波助瀾,讓大眾更加鄙視專業,甚至陷入前所未有的反智思潮。在新聞無法全信的現代,本書像一份診斷報告:當我們意識到專家也會出錯,又該如何和專家建立起健康的關係?

延伸閱讀
IMAGE
鄉民講到爛: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 。但身為新聞讀者的我們又是否夠聰明?我們特別準備一個小測驗,敢不敢來測測自己是哪種類型的新聞讀者?

誰也不要相信

將近三十年來,我幾乎每堂課開始都會先對大學部與研究所的學生交代一件事情,那就是不論他們每天忙什麼,都要養成吸收新聞的習慣,而且要注意新聞內容的平衡,就像吃東西要注意營養均衡。我叫他們要至少看兩家新聞網,然後要訂閱至少一份他們長期與之觀點不同的期刊,網路報也可以。

我很懷疑自己這話有沒有影響力。我的學生若是典型的美國人,那他們多半會收看或閱讀跟自己看法相同的媒體。比方說 2014 年,智庫皮尤的一份調查問美國人「最信任哪一家電視新聞媒體能提供準確的政治與時事資訊」,結果就跟我們會對一個零碎媒體市場的預判一模一樣:大家都是倒向跟自己觀念一樣的地方

綜觀全體美國人,公開承認自己是保守派媒體的福斯新聞網要在整體「最受信任」的項目上略勝傳統無線電視網一籌(也就是 ABC、CBS 與 NBC 這組老三台),但有線電視的 CNN 也只差一點點,排名第三。整體而言,十位受訪者中有四人以上會說他們「最為信任」福斯或 CNN,但光看自認為是保守派的受訪者,福斯毫無懸念地斬獲「最受信任」的殊榮,比例高達百分之四十八。

自認為是溫和派的受訪者平均分為兩半,一半最信任老三台,一半最信任 CNN,比例各為百分之二十五與二十三,相當於並列第一,至於福斯與公共電視則分別排名二三。在自認為是自由派的受訪者中,老三台最受青睞,最信任比例有百分之二十四,CNN 與公共電視則大致並列第二,受信任比率分別為百分之十六與十七。

這項調查中最令人驚訝的一點,是長年由強史都華主持的《每日秀》竟然以諷刺的脫口秀之姿悍然上榜。自由派的受訪者有百分之十七點名每日秀是他們最信任的新聞來源,而這也讓強史都華能與 CNN 和公共電視平起平坐,同時還甚至贏過左傾的 MSNBC 七個百分點。MSNBC 打出的口號是意義不明的「挺身而出」(lean forward),而他們在 2014 年是最不受民眾信任的新聞媒體:不論是哪一種政治傾向的受訪者,MSNBC 都穩穩地吊車尾,甚至連強史都華都在保守派受訪者中小贏 MSNBC 一個百分點。

這項訪問的結果中,可以看到有代溝在產生作用,主要是年輕的觀眾會比年長者更樂於收看非傳統的資訊來源。但新聞朝向娛樂變形的趨勢,則是在每個年齡層都看得到其影響。

關注時事,已經成為後現代的一種嘲諷與世故的練習。在這個誰都不能相信的年代,「真相」跟「資訊」這些詞彙,已經成了每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版本。

一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艾略特科漢在 2016 年所寫到過的,一個世代看的是華特克隆凱跟大衛布林克利報的新聞,另一個世代則是看《每日秀》的強史都華跟《柯伯報到》史提芬柯伯等脫口秀笑匠取得資訊,「這當中的差別,就相當於一邊是在跟年輕氣盛的嘻哈客打打鬧鬧,一邊是在聽嚴肅的大人發表言論」。

這類的抱怨,自然聽來就像是更年期中年人會唸唸叨叨的事情,反正他們整天什麼都看不順眼。但也有些人跳出來說電視新聞就是都太千篇一律了,所以年輕人才會轉台去另尋新歡。一如 2016 年,詹姆斯普洛斯這名作家——暨差一點就不夠老的 X 世代成員——在洛杉磯所說:「嬰兒潮的人從完全不相信三十歲以下的毛頭小子,變成對相貌堂堂、西裝畢挺的白痴所說照單全收,這當中的轉變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強史都華或許搞笑,但他的年輕觀眾恐怕比什麼電視新聞都不看的同齡者,還來得常識多一些。

世間有這麼多的電視網跟名人,不是問題所在,問題在於觀眾從這當中選擇了收視對象後,就覺得自己什麼都懂了。現代媒體充斥著為人量身訂做的選項,簡直就是確認偏誤的好市多,任何一種看事情的特殊角度,都可以在二十一世紀得到滿足。但這也就代表如今的美國人不僅所知不多,而且他們僅有的知識還是錯的。

知道的不多跟知道的不對,是兩款差別甚鉅的弊病。政治學者安普魯塔引述了伊利諾斯大學在 2000 年所做了一項關於公眾知識的研究,她表示研究結果顯示「一無所知的公民就是白紙一張,而被誤導的公民會身懷與證據跟專家意見衝突的觀點」。後者不僅僅會「用本身的信念體系來腦補自己知識面的缺口」,而且假以時日,這些主觀信念還會「與確實的資料混為一談」。而當然,錯得最離譜的公民,「也往往是最有自信,黨派色彩最強的一群」。

美國人之所以已經不太看新聞或類新聞的節目,就算看了也不是太相信,上頭所說就是一個原因。太多人在打開電視新聞的同時,內心就已經懷抱著定見了,他們開電視並不是要擷取新知,而是想在同溫層裡獲得確認,而一旦接觸到自己不認同的資訊,他們就會跑回習慣的頻道取暖,因為他們會覺得舉凡自己聽來刺耳的發言,不是愚見就是謊言。在早期,民眾想聽到另類的發言,也沒有那麼多機會,畢竟頻道數就那麼一丁點,街頭巷尾也只能湊合著看那不見得符合自己偏見的一兩台度日。惟到了今日,電視打開已經動輒上百甚至數百個頻道,你在乎的事情多冷僻,你的偏見多偏都不用擔心,一定有幾台能讓你看得滿意。

觀眾的這種心態,加上為了這種心態服務的媒體市場,聯手在素人心中創造出了一種綜合了莫名自信與深沉世故的奇妙態度。一旦養成這種態度,專家如何想要教育自己的公民同胞,也只能束手無策。

如果大多數人都已經覺得自己「很懂了」,那專家還能說什麼呢? 專家沒辦法當客觀訊息的使者,因為民眾好一點的忽略你,狠一點的圍剿你。民眾不怎麼掌握時事已經夠糟了,更糟的是他們還不相信自己看進去的那一點點新聞。民眾只會四處逛,直到挑到自己喜歡的媒體立場為止。

在某個程度上,美國人對於媒體的不信任感只是一個症狀,這之上真正的大毛病是:美國人愈來愈誰也不信任。他們看待所有叫得出名字的機關團體,包括媒體機構,都充滿了不屑。把媒體當成過街老鼠,成了全民運動,或至少大家在嘴巴上都會這麼講些難聽的話。按照民調公司的資料,新聞機構在美國是最不受到信任的一種組織。2014 年,蓋洛普一份民調顯示每十個美國人裡,只有四個人覺得媒體所報導的新聞「完整、準確而公正」,這是有史以來最差的成績。

當然,民眾並不是真正憎恨全體的媒體,他們只是憎恨新聞報得讓他們不開心,切入角度不合他們意的那些媒體。2012 年,智庫皮尤的一份研究點出有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認為新聞機構普遍「經常不夠精確」,但若被問到自己「最常看的新聞機構」,那這個數據就會降至三分之一以下。一如不少觀察家在數年間所指出的,這種現象就如同每個人都聲稱把國會當成眼中釘,但他們內心的 OS 是自己把跟自己政治立場不同的議員當成眼中釘。同樣地當有人說自己恨媒體入骨,他們並不是都不看電視新聞也不翻開任何一份報紙,他們只是專門看自己認同的那些電視新聞跟報紙。

在民主社會裡,這種程度的世故,或者說「以小人之心度媒體之腹」,是有毒的。全體的公民,包含專家,都有攝取新聞的需要。天下事就像接力棒一樣在記者的手中傳來傳去,最後傳到我們手裡。

媒體就像個事實的水庫,我們可以從中取材來形塑自己的許多意見、觀點與信念。我們必須仰賴媒體記者的判斷與客觀,因為他們的報導常是我們與新鮮事物之間的「第一類接觸」。放眼世界,記者的表現還是可圈可點的,更別說他們不少人還經常在搏命演出,只為了在我們與世界之間搭起橋梁。然而記者們這麼努力才送上的新聞,卻得不到大多數美國人的信任。

 

專業之死:為何反知識會成為社會主流,我們又該如何應對由此而生的危機?

沉默的一百種模樣









 


作者|湯姆尼可斯
譯者| 鄭煥昇 
出版者|臉譜
出版日期|2018.08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湯姆尼可斯
資料提供臉譜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曾勻之

如果這還不是最終的答案——專訪《報導者》副總編輯劉致昕|封面故事 2020 輯五

自 2010 年進《商業周刊》,到如今《報導者》副總編輯,劉致昕十年的記者生涯寫海盜黨、海岸開發,也寫同志議題、做 Podcast。問他為什麼做這麼多又這麼雜? ...

22.09.2020

記者,是一種到達世界的工作——專訪《端傳媒》台灣組主編何欣潔|封面故事 2020 輯五

新聞內容的數位化與形式變奏,英語系地域有《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衛報》開先鋒,華語的拓荒則不可不提端傳媒。台灣組主編何欣潔談數位專題的產製,是記者學著如何信 ...

22.09.2020

或許媚俗,但得有人為重要的事裹上糖衣:專訪《記者真心話》方君竹|封面故事 2020 輯五

去年五月,這個乳臭未乾的研究生,在公視實習期間推出《記者真心話》系列影片,瞬間在網路上爆紅。鏡頭裡,他直指台灣媒體長期的結構問題,點名財團、紅媒,也直指口嫌體正 ...

24.09.2020

【測驗】新聞崩壞中?媒體價值守衛戰,你的角色是?

14.10.2020

新聞狩獵者|《新聞的騷動》:科技正在養成一個偏食的新聞閱讀生態

聰明積極的你,真知道自己適合讀什麼新聞?作者狄波頓道指出:有時不妨捨棄新聞——「新鮮」並不等於「重要」。

14.10.2020

新聞小紅帽|演算法耽誤我一生——《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

你懂什麼是「演算法」和「過濾氣泡」嗎?本書中透過具體明白的提問,說明與媒體有關的各種演變如何影響我們的社會和生活——了解這些問題的存在,就是踏出有自覺使用媒體的 ...

14.10.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