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阿拉斯加的政治不正確——那些 Hillbillies

作者陳芷儀
日期20.07.2016

阿拉斯加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它是第 49 個加入美國的洲別(最後一洲,也就是第 50 洲是夏威夷),其他地方來的美國人卻常常不把它當美國看。前幾天,為了到郵局幫大家拿回信件和包裹,主管以大約 20 公里的車速載著我往鎮上去,她是個媽媽感很重、講話很慢的人,家鄉在佛羅里達,十幾年了,每年夏天都為了避開那裡的酷熱,風塵僕僕地到這裡工作。

我們在車上閒聊,她說,十幾年前第一次到阿拉斯加時,在禮品店上班,三不五時就會在結帳時被問到:「請問你們收美金嗎?」她說完這段往事後笑了笑,邊搖頭邊說 “ridiculous”。而 Copper Center 這麼偏遠的地方,出現亞洲人當然是少有的事,若有亞洲人,也常常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是而已(就是亞裔美國人),因此這次 seasonal worker 中,我和另一個台灣男生就成了某種奇觀。

還記得剛到這裡時,同事都拚命想和我們解釋:「這不是美國正常的樣子。」我不知道所謂美國「正常」的樣子是什麼,但我當然知道這不是美國常有的樣貌,他們說,若要了解美國文化,電影要看《Mean Girls》、《Sandlot》,影集就是《Game of Thrones》。很顯然地,這群美國人還不知道自己國家的文化在亞洲有多強勢,而他們其實不需要再對我們進行任何文化殖民。

美國人看阿拉斯加,常是以一種政治不正確的方式,也因此這即將成為一篇政治不正確的文章。第一次聽見 Hillbilly 這個詞,是在我和幾個同事前往商店的路上(最近的商店要走 1.6 英里,意思就是來回超過 3 英里,而且還要爬過一片像台東初鹿農場滑草斜坡那樣的要命山坡)。他們說,阿拉斯加住了很多 Hillbillies,意思大概就是沒水準的鄉下人,行事作風完全超乎所謂正常人的想像。

Hillbilly 通常是指住在 Appalachia 或是 Ozarks 附近的白人,因此這當然是種族主義的玩笑,根據萬能的維基百科,Hillbilly 一詞首次出現於 1900 年代一篇紐約的期刊文章,並附有定義如下:「Hillbilly 是自由奔放的阿拉巴馬白人,住在山坡,沒有一定的說話方式,隨便穿衣服,隨便說話,有威士忌就喝,拿起左輪手槍想開火就開火。」我去過美國其他洲,也去過加拿大非城市的地區,但在阿拉斯加才學會了 Hillbilly,而它出現的次數過於頻繁。

阿拉斯加的黑夜,前往遠的要命的商店路上。

上個星期,阿拉斯加陷入不尋常的炎熱,想來是飯店很久沒有用到空調,沒有發現它根本壞了,這熱來得又急又快,讓櫃台的電話響得像購物台一樣熱鬧,全是房客在要電風扇。那天晚上的客房服務,我送了超過 10 台電扇,其中一個熱到怒氣大發的中年男子,在開門拿走電扇後對我罵了一聲 “Hillbilly style’s air conditioning!”,然後碰一聲把門關上。

過沒幾天,我也學會了。一個從加州來的女同事,和我喃喃抱怨著這裡的香菸售價,說貴就算了,還不分牌子、不分長度,全都賣同一個價錢,實在沒道理(對,就是在罵那家距離這裡 1.6 英里的要命雜貨店),她一邊吞吐白煙、一邊皺著眉頭。“Hillbilly”,我說。然後我們都笑了。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
阿拉斯加 Copper Center 的夏季,一個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距離最近的城市 195.4 英里遠,被生活狠狠甩開的生活。

 

【陳芷儀】
政大傳播所就讀中,一個理性時常壓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寫散文、寫歌詞,偶爾亂寫點詩。觀察人類,寫人物專訪是最快樂也最痛苦的時刻。

#阿拉斯加 #陳芷儀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 #Copper Center #Mean Girls #Game of Thrones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攝影陳芷儀 Rachel Chen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
去愛吧,記得把門開著

10.07.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比浪漫更難忘!夏季的州鳥之吻

31.07.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請你一定要活得比那些 bully 還要久!」

04.08.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生活在他方

10.08.2016

青春的延續|成熟以上,青春未滿:我與我的 S.H.E

25.08.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永夜之冬的降臨

06.09.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