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延續|成熟以上,青春未滿:我與我的 S.H.E

作者陳芷儀
日期25.08.2016

原本是想寫寫歌詞,結果開了 Youtube 後無意間看到 S.H.E 前陣子在流行音樂獎的演出,又發現原來她們成團要 15 年了,而我即將邁入 24 歲,意思就是我從 9 歲就那年開始聽 S.H.E。那是一張同學帶到國小教室的盜版專輯(很抱歉那還是個盜版猖獗的年代),還記得那個同學胖胖的、眼睛總是被臉上的肉擠到瞇成一線,那天他手上拿著那張《女生宿舍》在教室裡吆喝,白色專輯封面、上頭有螢光橘色幸運草幾株,以及三人合照。

因為電視劇《流星花園》的緣故,那時很多人在瘋 F4 的 〈流星雨〉和庾澄慶的〈情非得已〉,因此教室裡原本用來播放英語教學 CD 的音響,總在打掃時間被拿來大聲放原聲帶(至於是不是盜版我的記憶就已不可考了)。而那天〈戀人未滿〉總算打斷了連播好幾天的流星花園系列,國小三年級、剛開始萌發所謂戀愛渴望的年紀,教室裡的男男女女(其實大部分是女生)都陷入某種移情,在腦中將自己暗戀的同學偷偷代入「再靠近一點點,就讓你牽手,再勇敢一點點,我就跟你走⋯⋯」的歌詞中。

那天放學,我和同學借走了專輯,回家重複播放了不知幾千遍。再後來,我的國小時光都有 S.H.E 伴隨著度過,那段瘋狂的追星歷程說來有點不好意思,我總要在專輯開始預購的首日到超商搶頭香、買下她們代言的商品、到處和店家要過期的宣傳海報、call in 進廣播節目和她們對話,當然到簽唱會去排隊更是少不了的。《女生宿舍》、《青春株式會社》、《美麗新世界》、《Super Star》、《奇幻旅程》、《Encore》、《不想長大》、《Play》、《我的電台 FM S.H.E》,每張專輯都承載某份青春記憶,標誌了某段時光。

關於 S.H.E 歌曲的記憶其實大多都與姊妹有關。週末假日跑到朋友家,趁著父母不在,在客廳鋪個墊子,三個女生坐在地上,各自認領一個角色,雖然有時為了誰當誰而爭執不休,但經過一番激烈競逐及女孩內心戲後會拍板定案。我們將 CD 放進音響裡,開到最大聲,各自演繹 Selina、Hebe 及 Ella,當然不用看歌詞,忘詞的話會被投以唾棄的眼神。印象深刻的是當年《薔薇之戀》火紅,每當唱到原聲帶中那首〈花都開好了〉,當天扮演 Ella 的人,總會用極其性感低沉的聲音,在 Selina 唱完「我很快樂/我很快樂」之後,接上那經典口白「花,開好了」。

S.H.E 就是這樣神奇的存在,她們的情歌的確讓妳少女心有時,但更多時候,妳想起她們,是因為 sisterhood。

升上高中後,賀爾蒙作祟,為了耍酷追星這種事便不再做了,也開始著迷於一些讓自己顯得獨特的另類音樂、獨立樂團,又因為想一邊耍酷一邊練習英文(骨子裡是希望能隨波逐流考上「好大學」的孬種)而開始聽英文歌,漸漸地 S.H.E 也淡出生活中了。已經很多年沒想這些事,也沒有特別關注她們的訊息,只是每當電視或網路上出現她們演出的片段時,總還是會忍不住停下來看一看。而今日回想有她們一起長大的歷程,突然深感即便我已很少聽她們的音樂,但從小女生變大女生的歲月中,有 S.H.E 實在是太好了。

對她們有粗淺了解的人會知道:剛出道時,Selina 的角色是喜歡粉紅色的小公主,聲音輕柔甜美、要她剪短髮會發瘋,還曾經跪在 228 公園求男友別離開她;Hebe 則是搞怪的叛逆少女,酷嗜暗色系,受訪時常常放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Ella 大概就是會被長輩說「哎喲,好好一個查某囡仔那欸親像查埔同款」那種靜不下來的男孩型女孩。她們都不一樣,而這種不一樣對於 15 年前才 9 歲的我,甚至是對於生於那個年代的女生而言,意義實在太重大了。S.H.E 給了所有女生一種簡單的思想:我們都不一樣,而且不一樣得很酷、很快樂,如果妳很迷惘,如果妳需要 icon,儘管追隨吧。

若她們只停在那裡,就也沒什麼好值得一提的了。近幾年,Selina 歷經火吻後再也不介意頭髮長短,夢幻婚禮和幸福人妻成就看似達成,卻又在臉書宣告離婚,說自己不是個把愛情放在第一順位的女人;Hebe 在女人三十後事業大發,儘管性向和感情生活總時不時被媒體拿來做文章,她依然故我,是不是同性戀、結不結婚和公眾又有何干?當初那反骨少女的刺少了許多,但靈魂未改;Ella 從小男孩變身長髮性感女人,目前是團員裡唯一在婚姻關係中的,和老公感情大好,這也許是十多年前誰也料想不到的。

我看迪士尼童話長大,那是流行公主被王子拯救的年代,《睡美人》、《小美人魚》都讓我求爸媽買下錄影帶(沒錯,我竟然經歷過錄影帶時代)一看再看;當時藤井樹正盛,我在《B棟11樓》、《我們不結婚,好嗎?》裡四處窺探所謂浪漫,和如何談情說愛;也在電視劇《流星花園》和《鬥魚》裡,拾取男女在愛情裡的角色扮演和權力關係。這些文本在我還不懂得思考和辨識前搶先植入了我的腦袋,仔細想想,也許至今尚有許多遺毒未清。但 S.H.E 這份活生生的教材卻給了我更多想像,至今仍在延續著,那些關於女人的可能和模樣。直到我長大才明白,身為女人,成長過程中有 S.H.E 真是太好了。

 

【青春的延續】
記錄那些生活中不經意拾起的靈光與片段。青春期已然結束,但你終究也把青春帶著走了。

 

【陳芷儀】
政大傳播所就讀中,一個理性時常壓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寫散文、寫歌詞,偶爾亂寫點詩。觀察人類,寫人物專訪是最快樂也最痛苦的時刻。

#迪士尼 #陳芷儀 #青春的延續 #S.H.E #藤井樹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攝影曾榆皓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
去愛吧,記得把門開著

10.07.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阿拉斯加的政治不正確——那些 Hillbillies

20.07.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比浪漫更難忘!夏季的州鳥之吻

31.07.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請你一定要活得比那些 bully 還要久!」

04.08.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生活在他方

10.08.2016

幾乎沒有天黑的地方|永夜之冬的降臨

06.09.2016

推薦文章